首页 加入书签 网站导航 人民网 日文版 回顾
检索说明
相关文章
  更新时间:2001年12月24日13:53(北京时间)

评论:说不清的日本击沉疑船事件

    星期六傍晚,就在许多人轻松享受周末的时候,东海海域却是日本战机舰艇群集,形势异常紧迫。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方巡逻艇多次扫射一艘“形迹可疑”船只,疑船被击起火,于东京时间10点13分沉没,船上15人落海,无一生还。

    法律根据 强调“正当防卫”

    事态无疑是十分重大的。这是日本战后56年来首次发动的船体攻击,并且造成船沉人亡的严重后果。它使人们很容易联想到日本近年制定实施“周边事态法”及相关法律等一系列整军动向,尤其是上月刚通过执行的《海上保安厅法修正案》和《自卫队法修正案》,增加了在领海内射击船体伤及人员时,可以免于追究刑事责任的条款。

    但是,本次攻击远离日本领海,该条款难以援用。尽管日本媒体介绍根据海上保安厅法,在其他国家领海之外海域可以向船体进行威慑射击,但数十年来一向慎用此法的海上保安厅为什么偏在日本加快军队松绑步伐的时期发动此类攻击,确实令人费解。

    另外,这次的事发地点,位于距日本鹿儿岛县奄美大岛西北400公里、距中国领海260公里处,越过中日中间线进入了中方经济海域。对空恐吓射击以及其后直接动武直至船只沉没都发生于此。日本的解释是,开始追踪时是在日方经济海域,国际惯例和相关法律允许在这种情况下进入他国经济海域继续执行任务。这当然要引起中国的关注和重视。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中方对日本在东海海域使用武力表示关切,对这起船只沉没和人员伤亡事件表示遗憾。”

    事发后,日本首脑立即强调海上保安厅的行动完全合法。强调可疑船只出现在远离日本领海的经济海域时,要求检查船只根据的是日本的渔业法,后来的船体攻击依据的是海保法和警察官职务执行法,最后的扫射是在疑船船员射击后所做的反击,理属正当防卫。作为政府正式见解,日本各大报和电视台均报道了日本首相小泉23日的“正当防卫”的说法。

    兴师动众 悬殊的力量对比

    迄今为止,关于事件的情报都来自日本官方的发布,缺少其他消息来源。把这些通过日本媒体透露的信息综合起来做一个回放,大致可以描绘出这样一个追踪轨迹:东京时间21日下午4点,日本海上自卫队巡航机在奄美大岛西北150公里公海发现“形迹可疑”船只,并于22日凌晨向日本海上保安厅做了通报。海上保安厅派出25艘巡逻艇、14架飞机进行追踪,6点20分在奄美大岛西北240公里处得到确认。下午1点左右,于324公里处追上疑船并对空鸣枪,命令停船。由于疑船不听命令,以15公里左右速度向西逃遁,下午4点左右,海保厅两艘巡逻艇使用20毫米口径机枪开始攻击疑船船体,全部命中,甲板起火。疑船灭火后继续向西逃跑,5点半于393公里处停下,后又逃出7公里,一艘巡逻艇靠上疑船,迫停成功。晚上7点,四艘巡逻艇围住疑船准备采取拘留措施,9点过后疑船再次逃跑。巡逻艇前后约开火10次,目标照准疑船尾部的螺旋桨和发动机舱。9点35分巡逻艇射击后再度围住疑船。10点9分,疑船上有两人突然开枪,致使巡逻艇驾驶舱两人手腕负了轻伤。巡逻艇于是猛烈扫射,4分钟后的10点13分疑船沉没,15名船员投海,约2个小时后失去踪影。

    据日本媒体报道,针对这艘100吨左右排水量、逃跑时速在15公里上下的可疑“渔船”,日本海上保安厅出动了25余艘巡逻艇、14架飞机进行追捕,海上自卫队为了保证“万无一失”,甚至派遣了警戒机和排水量7200吨的宇斯盾驱逐舰坐镇“威慑”,构筑立体警戒态势,杀鸡使出了牛刀。遗憾的是,如此兴师动众,不但没有把疑船捉拿归案,15个落水的嫌疑犯竟没有拿住一个活口。

    紧张后的东海 留下了15具尸体和一串问号

    30个小时的追踪结束,紧张过去的东海海域,除了留下了尚未查清国籍、目的的15具尸首之外,也留下了一些问题,有可能会成为今后议论的中心。

    “可疑船只”从发现到追击直至沉没,都是在日本和中国的经济海域,亦即公海之上。在非领海的公海海域,对所谓“可疑船只”是否有威慑射击乃至船体攻击的权力和必要?这一点迟早将成为日本和周围国家舆论关注的焦点。日本民主党干事长管直人就提出了这个疑问。他说:“对方射击之后的射击是正当防卫,但在经济海域命令停船的射击则不是这么回事”,要求对事件进行深入调查。而同时,也有部分政要开始放风,要以这次事件为由,策划制定在公海上使用武器的法律,为日本海上军力开辟一块新的自由空间。

    日本强大的海上保安力量加上装备一流的海上自卫队,立体出动的结果,竟没有捕获一只不过一百吨位、时速不过15公里左右的“伪装渔船”,也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把原因归于日本海上稽查力量武力不足,或训练不够,似乎也过于简单。全程30小时的追踪,8小时的至近距离接触,是否没有预想对方可能带有武器?悬殊的力量对比之下,除了使用火器打击,是否还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可用?从最后一次枪击到沉船只有4分钟的时间,是先前的攻击造成的结果,还是海上保安厅所说的疑船自沉,要弄清这点,也要看能否有客观的调查结果出来。

    为了搞清疑船的国籍、进入日本经济海域的目的,大概没有什么手段比拘留船员更简单更重要的了。已经和疑船数次接舷的巡逻艇,眼看着15名船员落水,最终没有抓到一个活的。日本海保厅举出的理由有两点,一是担心救上来的是亡命徒,自我引爆会与巡逻艇同归于尽,二是天气恶劣,浪高4米,下雨能见度低等。但船员身着救命设备集体投海,是否意味着他们没有放弃求生的欲望?

    如果说日本在击沉疑船事件上,最初是兴师动众小题大做了的话,事情闹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可能已经意识到是有些“演砸了”,连自己也觉得仅用现行法律解释难免牵强之嫌。日本首相小泉在强调“正当防卫”的同时,暗示将考虑修改法律、研究制定领海外武器使用的标准,似乎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而在行此亦攻亦守一举两得步骤之前,对上周六击沉疑船事件的正当性能否自圆其说,将成为日本有关当局当前不得不正面对待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但要想真正取信于人,证明海上保安厅采取的行动合理合法,不是研究好了舆论对策就可以轻易过关的,关键在于能否公开令人信服的事实出来。(孙盛林)

    

       到中日论坛交流     写信谈感想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289 传真:65092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