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书签 网站导航 人民网 日文版 回顾
检索说明
相关文章
  更新时间:2002年01月07日13:57(北京时间)

希望祖国建设得更好——专访“抗日青年”冯锦华



    戴着一副秀气的无框眼镜,文静、纤弱得像一个在校大学生————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无法相信冯锦华就是这样一个人。就是这个人,于2001年8月14日,在日本靖国神社门口,用红漆写下了两个诅咒的字眼,酿成了轰动一时的“冯锦华事件”;就是这个人,在本报举办的“南方周末年度人物”评选网上投票中,得票高居榜首,众多的网民在评论中将其称为“中国的脊梁”。2001年12月23日,应本报邀请,冯锦华提前从日本回国探亲,在北京接受了采访。

    并不觉得平时受日本人歧视

    冯锦华,男,1970年生于山西太原市一个普通干部家庭,在当地接受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学的是财会专业。1992年毕业以后,在当地一家国有公司里工作。

    因为太原与日本国琦玉县是友好城市,1994年,冯锦华有了这样一次机会,赴日交流。在去日本之前,他对日本的认识,“就知道抗日战争,知道有个电视连续剧《血疑》"。

    在日本的头两年,他都是在语言学校学习日文,两年后考进东洋大学学习法律,毕业后在一家日本电讯公司的中国业务部工作。他的主要工作是向当地的华人用户推销国际长途电话服务。无论是作为一个学生还是一个职员,他都不算是一个特别惊世骇俗的人,除了有时和朋友们“争论国家大事”,会显得特别激动,甚至和人吵架。

    在日本的几年间,他接触了很多日本人,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日本人的敬业、认真和精益求精。他说,在日常生活中,日本人大多是友善的,他也不觉得平时受到了日本人的歧视,或者说这种歧视“还不如中国当地人对外地人的歧视那么厉害”。

    使他作出靖国神社前的惊人举止的是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事件。小泉将参拜靖国神社的消息传出后,中国、韩国等国的人民和政府通过多种渠道表示反对、抗议,但小泉仍在8月13日以首相身份参拜了靖国神社。冯锦华,作为一个中国人,觉得很受刺激,决定做点什么。“想过很多很可怕的念头”,最后,他从商店买了9瓶油漆,于8月14日下班后只身一人前往靖国神社。到了靖国神社,他发现戒备森严。瞅着两组警察巡逻的空档,他往神社门前的石狗前座上喷了两个日文字,翻译成中文就是“该死”。

    冯锦华说,他喷字的灵感来自于早年看过的一部抗日影片《夜幕下的哈尔滨》。“这不是抗议,是进攻。”他说。

    还没等他喷完一瓶油漆,日本警察就把他抓住了。他在警署呆了21天,后被保释出来。12月10日,东京地方法院以“器物损坏”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0个月,缓期3年执行。

    “我只是一个符号而已”

    在冯锦华被抓进日本警署的第二天,事件就引起了日本当地媒体的关注。而《东方时报》等中文报纸更是刊发了篇幅很大的报道,“冯锦华事件”一时轰动海内外,国内媒体尤其是网络的反应更为强烈。国内网民将冯称为“民族英雄”的同时,他也被海外一些人认为是中国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冯锦华事件”被认为是民族主义情绪在中国青年中蔓延的标志之一。有国外的观察家据此认为,中国的年轻一代有浓重的民族主义情绪。

    “中国需要民族主义。”12月23日,冯锦华对记者说,“我自己愿意成为一个民族主义者,但客观条件上达不到一个民族主义者的要求。我个人能力有限,为国家作不了显著的贡献。”

    记者请他解释“民族主义”,他说:“民族主义就是热爱自己的民族,把自己民族的利益摆在第一位。”

    “中国也不缺民族主义。”冯锦华说,“我只是一个符号而已。”

    12月24日上午,记者陪同刚刚回国的冯锦华参观了北京卢沟桥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给记者印象最深的是人体活体解剖的腊像。一个中国人被紧紧绑在手术台上,一团破布塞住他的嘴。两个日本军医手拿手术刀,从中国人的腹部掏出血淋淋的内脏。一个穿西装,另一个穿军装的日本人在冷静地观看。据史料载,二战期间,日本731部队多次用活人做细菌战实验,甚至在人未死的情况下进行活体解剖。在纪念馆幽暗的灯光下,如此场景令人毛骨耸然。我突然明白冯锦华在某些情境下的感受了。在中国的年轻人愤怒的背后是上两个世纪中日两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结下的仇恨。仅在二战期间,中国就有3000万军民命丧日本军队之手,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细菌战,这都是中日之间难解的结。

    深感健全法制的重要

    但冯锦华并不赞成类似于抵制日货之类的提法。“没办法抵制啊,我们的不如人家。你不能限制百姓用好的东西。要是我们做得比人家好了或者差不多了,那还可以。”“中国人受歧视也好,受外国的压制也好,关键还是中国不够强大。”

    他说,从他出去那一天起,就特别想回国。“因为日本人把他们的国家建得太好了,每个人都会羡慕。我们也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建设得更好。”他希望能回国从事法律工作,“如果能从事反贪污贿赂的工作的话,1000块钱一个月也干”。

    但在回国与阔别一年的妻子,与刚刚出生100天的女儿相聚十几天后,他仍将东渡日本。

    并不是只有冯锦华一个人留在了日本。中国留学生学成后回国率低,是他们饱受指责的一个问题。至于不回国的原因,除了个人问题之外,冯锦华说得很具体:“外国的空气清新,警察不打人骂人。”他说,他通过在日本被捕、被关、被审的一系列过程,深深意识到健全的法制的重要性。他被关押21天,“首先他们没有进行身体上的接触,虐待。至少表面上没任何区别对待。经常有被拘留的人和警察吵起来,警察也不敢打骂。在法庭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叫谁来出庭作证,只要预先要求都可以。”

    他说,在日本,他觉得活得轻松,单纯,“每个人只要完成自己的工作,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没人打搅你,没人故意找你的麻烦。”而在国内,问题就没那么简单。

    国内一些事情让他感到伤心。“1996年,在南方的一个机场,在海外呆6个月以上的中国人,进关必须接受艾滋病检查,费用自己付。外国人不用检。此类事件最近在中国北方某机场又重演。就是说,中国人和动植物需要检疫。这个事情在海外影响特别强烈。这些规定从哪里来,经过了哪里的审批,谁也没有给海外华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些问题,伤害了海外华人的心。当一个人回国,迎接他的是一个检疫的话,心里有多么痛苦。”

    谈到自己在南方周末年度人物评选中得高票时,他说,他认为最应该选的是龚文辉这样的人,因为他们在扎扎实实地做事情。“一个国家没有教育,怎么能行呢?"

    图片说明:冯锦华在卢沟桥.本报记者 周浩 摄

    南方网-南方周末 2001年12月30日

    

       到中日论坛交流     写信谈感想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289 传真:65092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