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书签 网站导航 人民网 日文版 回顾
检索说明
相关文章
  更新时间:2002年01月28日12:58(北京时间)

索尼入股TCL 细节扑朔迷离一场风花雪月能否上演

    1月23日,当“日本索尼将购买TCL集团20%股权”的消息传出时,在港上市的TCL国际仍然在1.45元的价位上苦苦挣扎,“索尼”概念没有立刻对投资者产生刺激。不过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徐李文嘉认为,由于消息未经证实,所以无法在股价上得到真实反应,但索尼加TCL的组合肯定会受到资本追捧,这一点毋庸置疑。

    TCL方面显然认为现在还没到最后揭幕的时机,拥有集团79.22%股权的惠州市政府是可能出让股权的当事方,他们不愿对此进行更多评价,将发言权统统交给了TCL集团。在24日发给记者的一份声明中,TCL表示,“集团正努力在2010年前成为‘世界级的中国企业’,为了更好地适应未来发展和国际化进程的需要,集团正在积极筹备资产重组和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在此过程中,我们曾与国内外相关机构进行过广泛接触,目前尚无结果公布”,但据内部人士透露,索尼已基本达成入股意向,但完善操作细节仍需时日。

    全线收缩

    TCL一直以成功的形象立于前台,似乎与危机无缘,但危险却在角落中潜滋暗长,提出资产重组只是近期的事,但这实际上是对TCL过去几年多元化发展的部分否定。

    在集团下属的数十家公司中,业务几乎各不相同,除去人们熟悉的黑电、白电、电话、电工用具和移动IT产品外,还有许多边缘产品,甚至包括一家音像出版公司。TCL总裁李东生也承认:集团在实行多元化战略时准备不够充分,资源分散,战线拉得过长,真正形成有竞争力的产品不多,现在看到的产品,是已经形成竞争优势的产品,很多已经投资的行业和产品,根本无法达到预定目标,甚至直接失败。理所当然地,这种策略在资本市场也没有获得更多的信赖,TCL国际控股是李东生精心打造的国际资本接口,但年销售额超过200亿的业绩并没有给投资者更多的信心,在大行的推介评价中,总被列为不温不火的种类,在去年1-9月期间,纯利下跌将近33%。AIG投资管理公司的谭仲文评价认为,“在TCL的主力业务中,难同时听到利好的消息,去年经常是手机前

    景看好的报告刚拿到手,又传来电脑销售下滑的消息,平均之后,可供想象的空间非常狭小”。的确,在TCL的各项主力业务中,已经很难感受到霸气的存在,更多的则是一种无奈,彩电产销量占到了全球市场的5%,但由于市场因素,利润并没有显著提高。而TCL国际在2000年岁末以3.42亿元向母公司购入的电脑业务在2001年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负增长”,其中8月的销量竟比2000年同期下降了41.5%,而前景看好的手机业务因为税收优惠政策到期,从今年起将面临8.5%左右的税收问题而充满变数。当问题逐一显露后,转变已经势在必行了,经过2001年的起起落落,收缩战略几乎在TCL成为共识。

    国际突破

    索尼在这样的背景下入股,几乎满足了TCL的所有愿望:一并完成产业联接与战略投资,从多元化的泥淖向国际化方向转型,从某种角度讲,索尼在TCL突围的过程中起着催化剂的作用。

    李东生心目中的TCL应当是“由大型家电、通讯制造商和销售商战略拓展为全线互联网接入设备主流厂商和增值服务商,并用10年的时间,使集团销售收入达到1500亿元成为一家国际性的跨国企业”。实现这一目标的现实差距在于企业规模、技术研发和国际化运营,考虑到TCL的现状,加快国际化进程最为迫切。

    早在几年以前,TCL就已经开始四处出击,在越南、印度市场的表现尤为出色,王牌彩电所占份额超过8.5%,在营销策略上的设计也颇具匠心,千万薪酬邀请韩国影星金喜善的举动曾被认为是一大败笔,但金喜善在东南亚一带的旺盛人气使TCL手机收获颇丰。依照新制定的国际经营计划,“TCL集团在保持现有市场的前提下,继续以自有品牌拓展东南亚、南亚市场,同时着力开拓南非、俄罗斯两个市场,扩大国际市场营销网络,同时加大在欧美地区OEM产品出口的比重,在国内市场的增长速度保持在20%左右,在国外要达到35%”。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相当艰巨的任务,TCL现在的烦恼在于目前只能在周边国家打开局面,而需求量较高的欧美地区简直无从置喙。资产重组完成之后,国际营销网络的建设对TCL的未来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可以肯定的是,与索尼的合作将使这项工作变得容易一些。谭仲文分析认为,“索尼一旦介入,对TCL帮助最大的就是推进国际化进程,使TCL蜕变成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依靠索尼概念,TCL更容易获得投资机构的青睐,缓解资金压力,在网络渠道方面也受益匪浅,尽管双方是合作关系,但毕竟不是同一级别的企业,TCL显然应当抓住这样的机会。”

    弹性联合

    而在索尼看来,这似乎也是一个充满魅力的方案,企业理念趋同为双方的合作夯实了基础。索尼的当家人出井伸之好像与李东生颇具缘分,早在去年10月的香江论坛之上,二人之间的唇枪舌剑无疑也隐含着一点惺惺相惜的感觉。而一个颇容易令人忽视的细节是,其时出井伸之与李东生就中国企业与海外企业相互合作问题有过深入的交谈。

    出井伸之表示,以往的企业合作大都以收购与合并为主,但这种方式要实现不同企业文化的相互融合及业务互补,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比起这种方式,他更推崇企业进行弹性联合。出井认为,比起收购合并,弹性联合的方式更有效率。

    李东生无疑在合作理念上与出井伸之达成了共识。他的看法是:竞争越激烈、合作关系越密切,而如果合作开拓中国市场,日本企业将会寻找到新的商机。

    现在尚无从考证两人的这种观念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合作进程,但从索尼有意收购TCL20%股份的投资手段来看,进行策略投资后的索尼将成为TCL的第三大股东,资本上的联姻无疑将为二者在未来公司间的战略合作、联盟打造了一个通畅的平台。而且,20%的股份并没有构成对TCL的收购和控制,由此看来,这种合作方寸拿捏得异常精准的投资方式,与出井伸之的弹性联合方式竟然暗暗契合。

    索尼攻略

    业内专家认为,索尼之所以会向TCL抛出绣球,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寻求TCL的代工,把生产基地进一步转移到中国。

    实际上,日本制造业目前正上演着逃亡剧情——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1143家企业中,有一半的企业表示将在3年内把生产基地外迁,他们希望通过“增产和加强既有工厂的生产能力”或采取“通过在海外直接投资开设新工厂”等方法来提高海外生产比例,降低国内生产成本,在比较各方条件之后,中国是一个比较不错的选择。

    索尼也无可避免地陷入大潮,出井伸之的长期战略是力求把索尼由一个以音像类电子产品为主的制造商,转变为信息技术和娱乐产品提供商。这无疑需要把公司的制造业务转移,甚至淡化。但索尼和日本其他许多大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就是生产太多低利产品,如电脑显示器、硬盘驱动器等。其实这些配件产品早就可以交给承包商去生产。而且,索尼的业务从半导体生产到保险、到在线银行业务等,无所不包,太过繁杂。所以,尽管索尼已经在中国拥有了6家合资工厂,生产高清晰度彩电、DVD、游戏机等产品,但在产能上以及产品线上无疑难以满足公司战略调整的需要。这也是出井伸之把目光投向本土厂商TCL的原因。很多人会对索尼与TCL在产品线上的重合表示忧虑,但恰恰是这种重合,也构成了二者在产业合作上的无缝链接。

    在出井伸之看来,从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与新兴的IT电脑公司相比,日本的家电厂商失去了产业的主导地位,进入90年代以后,整个日本电子制造业进入了“失意的10年”。索尼也没有幸免,前进步伐也开始放缓,但这个失去的地位今后还有可能夺回,因为“数字家电将吞并个人计算机”。出井伸之对于集成家电、通信、网络功能的信息家电寄予厚望。而在中国市场,出井伸之无疑也需要找一个战略伙伴或者是代言人。

    李东生也许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稿件来源:经济观察报)

    新华网 (2002-01-28 11:35:50)

       到中日论坛交流     写信谈感想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289 传真:65092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