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书签 网站导航 人民网 日文版 回顾
检索说明
相关文章
  更新时间:2002年02月26日15:56(北京时间)

日本开始实施进攻性军事战略 亚洲再次面临威胁

    01年12月22日,日本出动25艘舰艇,在东海的中国专属经济区内击沉了一艘不明国籍的船只,造成船上人员全部遇难。这是日本在二次大战后首次在公海上进攻外国船只,此间的评论家认为,这一事件标志着日本已由进攻战略的策划阶段划转为进攻战略的实施阶段,预示着日本未来军事走向将更加危险。它必将给亚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带来难以预测的后果。

    日本对朝鲜半岛的兴趣由来已久

    日本击沉船只后,在未拿出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对外宣称这艘船是“朝鲜间谍船”尔后,日本首相小泉称这次主动攻击行为为“正当防卫”,引起朝鲜和韩国的舆论哗然。朝鲜提出了抗议,并认为这次事件是“现代版的野蛮的海盗行径和不可饶恕的恐怖主义,只有无视国际法的日本武士才能犯下这样的罪行。”韩国认为日本此举的目的在于借题发挥,意在进一步扩充军力。

    日本对朝鲜的妖魔化宣传由来已久。在1995年新的《防卫计划大纲》、1996年的《日美安全保障宣言》、1997年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1999年的与新指针相关的《周边事态法》等法案、近几年的《防卫白皮书》中,日本明确将朝鲜视为朝鲜果真对日本构成威胁了吗?从两国军事战略和军事实力来判断,这种论调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据国外权威机构估计,朝鲜的军费开支不足日本的百分之四,武器装备比日本落后几十年;从战争保障能力看,朝鲜根本不具备主动进攻日本的能力,而日本却有发动大规模战争的保障能力;从军事合作情况看,朝鲜未与任何国家结成针对任何对象的军事同盟,一旦有事,朝鲜将孤军奋战,而对手是日本和与之保持军事同盟关系的美国。那么,雄心勃勃、睥睨四海的日本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扮演这天方夜谭式的“受害者”呢?

    这是因为朝鲜半岛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日本对朝鲜半岛的兴趣由来以久。近年来,日本作为日益崛起的大国,一直想插手朝鲜半岛的各项事务,特别是近年来总想设法加入朝鲜半岛四方会谈机制。但是,历史上饱受外族蹂躏的朝韩两国不愿意别人插手自己民族的事务,特别是日本这样的国家。韩国前总统金泳三曾明确拒绝美国利用韩国袭击朝鲜的企图。日本制造朝鲜威胁论,是为了制造插手朝鲜半岛的契机;日军舰击沉他国渔船,是日本从虚张声势的叫喊转为行动的实施,为此后日本对朝鲜半岛的任何行动埋下伏笔。

    营造海上霸权扩张军事干预范围

    日本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岛国,它十分重视对海洋的控制,以便谋求更大的战略利益。特别是在二次大战中,日本更是通过建立海上霸权等手段来实现自己称霸亚洲的野心。近年来,日本将实现军事大国目标作为实现政治大国目标的基础,加快了调整军事战略的步伐,以 实现军事战略由“本土防御型”向“海外进攻型”的转变。

    从1995年日本制定新的《防卫计划大纲》起,日本就在一步步推进新的战略转变,而1999年通过的《周边事态法》使这一战略转变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标志着日本将通过控制周边乃至更大范围的海域,来达到军事干预地区和世界安全事务的目的。至此,日本军事战略的调整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已正式转为进攻战略,而此次击沉船只事件表明日本在转入进攻战略中迈出的第一步,也是海上称霸的一个尝试。日本会以此为开端,把在公海和他国的海域动武作为惯例,逐渐建立起海上霸权,并不断扩展军事干预的范围,将进攻的触角伸向越来越多的地区。

    为了实现日本军事战略向“海外进攻型”的转变,日本正在进行各种必要的准备,特别是在武器装备和部队训练方面的准备。日本通过冷战后近十年的努力,已将日本军事力量建成仅次于美国的军事力量,但日本并未就此满足,而是进一步加大了军事发展的力度。已开始实施的新的中期防卫计划(2001年度至2005年度)投入25.16万亿日元发展军事力量,与上个中期防卫计划相比,增加了9300亿日元,与注重发展军事力量的中曾根内阁时代相比,增加了6.76万亿日元。该计划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对付“周边事态”。

    在未来几年内,日本仍将把重点放在发展海空军事力量上,计划为此投入70%以上的军费,并推进武器装备向着大型化、远程化的方向发展。其中,海上自卫队计划装备两艘可搭载4架直升机的1.35万吨级(满载排水量为1.8万吨至2万吨)的巡洋舰。专家认为,此种舰只可称作小型航空母舰,装备它可使日本的海上作战能力(特别是远洋作战能力)进一步增强。航空自卫队将再装备47架F-2型战斗机,并将对现有的F-15型战斗机进行现代化改进;同时,为了增强战斗机的远程作战能力,将装备一定数量的空中加油机。加之,为了锻炼未来对付“周边事态”、实现海上称霸的能力,日本海上自卫队近年来频繁地与美军举行演习,特别是加强了与美国在东南亚海域的演习。

    亚洲再次面临日本的军事威胁

    在做好军事准备的同时,日本加强了舆论上和法律上的准备。日本在1992年通过“海外派兵法”时,尽管当时的宫泽内阁利用60多个新闻媒体进行宣传,在仍遭到所有在野党和大多数国民的反对。日本政府吸取这次的经验和教训,在后来的时间里,十分注意舆论的诱导,不断地强调“世界存在着许多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周边形势不稳定,朝鲜半岛形势潜伏着危机”等等。一遍遍的宣传逐渐对日本国民形成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使日本国民对日本的军事战略的转变以及由此而带来的一个个军事行动的反对声越来越小。去年10月,日本舰队驶往印度洋时,日本国内的反对声音就不强烈。特别是在朝鲜问题上,虽然没有证据,但日本却通过加大恶意攻击朝鲜的宣传,煽动大和民族情绪。据媒体报道,在这次击沉船只事件发生后,日本百分之七十的舆论支持击沉外国渔船事件,认为,“朝鲜间谍船”对日本的安全构成了直接威胁,日本将其击沉是“正当防卫”,是理所当然的行动。

    与此同时,日本进一步加快了完善各种与军事发展有关的法律的步伐,“周边事态法”就是以军事打击别国为目标的法律,它的通过使得日本的边界“无形扩大”,抵近别国的领海。这一法案的通过标志着一旦日本认定为“周边事态”,就会动武。这次在东海击沉船只就是一个例子,它表明,日本可以在认为必要的时候,对朝鲜动武。在这方面,日本早就有所考虑,并曾制定过打击朝鲜的计划。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防卫厅多名人士证实,日本航空自卫队曾在绝密的状态下研究利用战斗机空袭朝鲜导弹发射基地,得出的结论是:“实施空袭是可行的”。

    日本的所谓“周边事态”的范围不仅伸延朝鲜,也包括了中国和东南亚国家。日本《产经新闻》在事件发生后就发表了一篇题为《日本向可疑船射击意在敲山震虎》的文章,文章中说,日本的安全专家对射击“可疑船只”给予了高度评价。他们还指出:“虽然也许不会向中国海洋调查船射击,但是这次向可疑船只射击肯定会对中国产生很大的牵制作用。”

    这次击沉船只后,日本立即借此机会修改有关法律。小泉首相在事件后立即指示有关方面,要研究对策,包括修改和完善有关法律。根据这一指示,日本已经着手修改有关法律,以确保在领海外对可疑船只采取措施的有效性。据称,日本政府将争取在2002年的国会例会上修改进一步放宽使用武器标准的自卫队法和海上保安厅法。1月6日,日本政府又确立了“有事法制”的基本方针,决定要使首相拥有在紧急状态下直接调动自卫队的权力,届时,首相可以不经过有外相、防卫厅长官等参加的安全保障会议和内阁会议就可直接下令调动自卫队。这样做,将会使日本对外采取军事行动所受的限制大幅度减小,只要首相认为需要,日本就可以向海外出兵,对别国动武。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无论从日本国内讲还是从国际社会讲,对日本危险的军事发展的制约因素正不断减少。这也是助长日本军事力量急剧膨胀的一个原因。而日本作为一个对侵略战争历史无深刻认识、并又重新走上军事扩张道路的国家,必然会对亚洲的安全与稳定造成极大的影响。因为任何国家都不能保证,日本不会以某种借口对自己实施军事打击。(梁明)

    《瞭望》周刊2002年第6期

       到中日论坛交流     写信谈感想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289 传真:65092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