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书签 网站导航 人民网 日文版 回顾
检索说明
相关文章
  更新时间:2002年03月08日08:25(北京时间)

风筝落地——小泉无法逃脱的命运

    在上篇文章中,笔者提到小泉上台后积极向右翼靠拢和求援。那么,对于只想当总理而“无定见”的右翼小泉纯一郎,有定见的右翼头头们又是怎样看待的呢?

    这可以从小泉上台不久,被称为“平成(当今日本年号)妖怪”的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的刻薄评语中看得一清二楚。对于小泉“人气”冲天的支持率,中曾根说道:这宛如风筝随风飘扬,但只要风停,风筝就马上坠地。

    一心一意想把日本带回战前老路的中曾根,之所以对小泉如此冷嘲热讽,流露出了他对这个只想当权,但不受指挥,且“无定见”的小泉之不放心与鄙视。

    “政治光棍”一条

    中曾根不看好小泉是有一定道理的,就以1993年一名日本官方派遣的文官警察在柬埔寨中弹身亡的事件为例。小泉当时的态度就颇令“有定见”的党内鹰派人士恼火。原来,当局在1992年半哄半骗通过的“联合国和平维持活动合作法案”(即PKO法案),附有五项原则,强调日本之送人派兵,既“安全”且“可随时撤退”。现在日本警察居然中弹身亡,当然要马上撤兵。

    不过,对于好不容易才闯关成功的派兵论者来说,却多少有受挫之感。于是,他们以照顾日本体面为理由,反对撤军。就在这个时刻,有“一言居士”雅号的邮政大臣小泉,突然一马当先,出来为民请愿。他说道:政府既然有约在先,强调“人命安全”,现在形势险恶,当然应该考虑撤兵。

    由于日本国民只同意“流汗的贡献”,而并未有流血的心理准备,所以他认为,即使在国际上闹成笑话,也得遵守诺言,撤回部队,以免政府信誉扫地。作为内阁成员,小泉鼓起勇气,说出几句良心话,当然博得了民众的热烈掌声。但对于自民党人,特别是“有定见”的领导人来说,此“无定见”的小泉是起用不得的。因为,你不知道他将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说出一些为哗众取宠而与政策不符的话。也正因为如此,小泉虽然一度担任森(喜朗)派会长,在党内和不同派阀的加藤¤一(加藤派会长,前自民党干事长)和现任党秘书长山崎拓(山崎派会长)建立了只谋政权、没有政策协调的“盟友”关系,但除此之外,他并无自己的伙伴和亲卫队,可以说是“政治光棍”一条。

    既然是政治光棍,小泉当然知道自己政权薄弱的基础,也深知中曾根“小泉风筝随时坠地”的大道理。环顾党内各股势力,他当然不可能期待被称为对改革持反对意见的“抵抗势力”——即象征“政官商勾结”的最大派阀桥本派对他有所好感。因为,他的“人气”和支持率正是建立在抨击这些“既得利益者”的基础上。他与桥本派的关系充其量只能维持在不真正危害桥本派利益,但又不影响其改革形象的游戏规则上。但如此容易得此失彼的跷跷板游戏,并不是那么好玩的。三个多月来,小泉与“抵抗势力”之间有惊无险的大小冲突,说穿了就是此游戏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真假惊险镜头,双方实际上都在摸索着一条相安无事的道路。在这一点上,九一一事件可以说是两者的共同救星,因为它转移了人们对“改革”的视线。  

    至于小泉上台后向有定见的右翼迅速靠拢,甚至摆出了比党内鹰派人士自己掌权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强硬姿态,当然大大地改变了后者对他的评价。原本在旁说风凉话,等待“小泉风筝落地”的中曾根,就曾称赞小泉和他本人年青时颇为相似,公然宣扬国粹主义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也频频和小泉接触,面授机宜。两者可以说都在争当小泉的教父,特别是在九一一事件后,小泉种种为修宪派兵而提出的毫无罗辑的理论,更被有定见的右翼大声叫好。1993年为民请愿,主张“人命安全”与撤兵的“一言居士”形象,至此已荡然无存。

    正是在上述为求保住首相宝座,而与党内“抵抗势力”寻求相安无事途经,并向有定见右翼紧密靠拢的同时,小泉与田中越来越疏远。1月29日,小泉终于作出了上述两股势力期待已久的罢免田中外相的决定。不过,如果小泉以为这项决定将会换取这两股势力对他更有力的支持的话,他显然是打错了算盘。

    “小泉旋风”已无威力

    因为,他忘记了,桥本派之所以对他客气,同意和他谋求一条相安无事的“共存”途径,主要原因是他有着居高不下的支持率。换句话说,“民意”是他唯一和党内最大派阀讨价还价的本钱。但在田中外相被罢免之后,小泉内阁支持率暴跌了二三成,只剩50%左右时,“小泉旋风”的威力已告结束。老谋深算的桥本派掌舵人野中广务当然乐在心中。他在表面上虽然表示现在的支持率很正常,并不算低,借以安慰小泉。但在内心里,他想的也许是:小泉君,你的演出已快结束。接下来要由谁出场,还得由本派阀来安排和决定。

    至于原本就瞧不起小泉的有远见右翼,固然曾为“神风敢死队”型的小泉大声喝彩,但认真分析,如果小泉失去了“民意”的基础,他们有什么理由非为他捧场不可呢?实际上,曾经提倡“普通国家论”,自认为最有远见的右翼正统接班人,即自由党党魁小泽一郎早已按奈不住,频频向小泉发出挑战。而原本在当教父,但尚未放弃首相梦的石原慎太郎正在虎视眈眈。除此之外,自民党内的少壮派如政调会长麻生太郎等人,也跃跃欲试,认为新一轮的赌注机会已经到来。

    可以这么说,随着田中罢官及小泉支持率的暴跌,各方都认为小泉风筝落地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各方此刻关注的焦点有二。其一是在酝酿各方所能接受的新的首相候选人,其二是怎样利用小泉的有限支持率及其剩余价值,为未来的新政权清扫一些垃圾。再度动用纳税人的巨款去填补无底洞的银行坏帐,并让一部分金融公司倒闭,将可能是空喊“改革”口号、在近10个月里一事无成的小泉被赋予的最后使命。

    对于恋栈的小泉来说,他此刻只能对着和美国总统布什刚刚拍下的合照,兴叹道: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 (卓南生)

    ¤-此符号代表非标准汉字,恕无法显示。

    《联合早报》 2002年02月28日

    

       到中日论坛交流     写信谈感想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289 传真:65092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