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书签 网站导航 人民网 日文版 回顾
检索说明
相关文章
  更新时间:2002年03月25日09:15(北京时间)

日执政党两要员被迫退党

    继内阁“家变”之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现又面临两名执政党要员滥权舞弊、可能被逐出国会的威胁,这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

    “幕后外相”铃木宗男宣布退出执政自民党,这是意料中的事。加藤派首领加藤纮一,也已被迫退出自民党,在一周内两名党要退党,这还是第一遭。虽然,他们都是心不甘情不愿,而且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党的利益”才退党,铃木宗男甚至痛哭流涕,小泉的自民党也只好壮士断臂,这对执政党和小泉政府显然是一记沉重的打击。

    日本政坛惯例是,政客贪污舞弊一旦惹祸上身,主要当事人总会以退党收场。不是抗议组织没有伸出援手,而是要避免事件扩大,牵连更多同志,给所属政党带来更大麻烦。当事人“自动退党”,事实上只是执行惯例,将事情大事化小而已。因此退党不是羞耻,反而是“为党牺牲”的英雄,也因为这样,违规事件不止,退党事件不停。

    金权政治故态复萌

    小泉首相的困境是,他标榜“改革无禁区”,还誓言要革除自民党的陋习,特别是派阀和金权政治。过去有著名的“造船疑狱”,有首相贪污的“洛希特”案,各种各样索取回扣、骗取国库金钱的丑闻,曾使日本成为金权政治的王国。

    这次揭发的滥权舞弊事件,虽然规模比过去小,却是自民党旧态依然的证明,也是小泉改革的讽刺。桥本派中坚骨干、前众议院运营委员长的铃木宗男,不仅将外务省当其个人政治地盘,还利用经援“北方四岛”政策从中换取巨额政治献金。另一退党要角,前首相候补、加藤派首领的加藤纮一,他为了经营本身派阀、壮大党内影响力,为竞选党总裁作好准备,10年前便委任其同乡佐藤三郎当其司库,不择手段为他筹集政治资金,同样在搞金权政治。

    加藤本人虽然保持了较为清新的形象,其办事处代表佐藤三郎却大搞自民党的“炼金术”,使加藤派一跃成为集资力最强的自民党派系之一。随着佐藤加盟加藤事务所,加藤个人的政治献金便也水涨船高,特别是加藤竞选党总裁前一年的2000年,一年的政治资金就超过6亿2000万日元,成了自民党人中收入最丰的国会议员。近年的自民党是,加藤集资力第一,铃木排行第二,如今双双遭到舆论追讨,同时被剥夺政治权力,是被秋后算帐,还是天网恢恢,就由各人去判断了。

    铃木亲自出马搜括金钱,加藤假手秘书收集资金,法律上有所区别,但政治责任则没有不同。加藤的秘书佐藤三郎已以未呈报2亿8000万日元所得,企图逃税约1亿日元的罪名遭到逮捕。铃木目前只被追究政治责任,刑事则还未立案。但佐藤的案件仍在发展,加藤纮一已经以监督不严为由,辞去加藤派会长职位,并退出自民党以保持执政党名誉,不过反对党却不放弃机会继续追讨。

    铃木与加藤的滥权舞弊案件,一是规模比不上过去的洛希特、利库特等大型纳贿案;二是疮疤揭发得有些特殊,使人怀疑矛头是对准加藤纮一,既可以削弱小泉外围YKK的团结,又可以乘机不让加藤有政治翻身的机会,对日本政治生态会有一定影响。但是,不论怎样看,滥权舞弊就是犯罪,执政自民党不能因为当事人已经退党,小泉自民党就能完好无损继续执政,难怪对小泉首相又是深一层的打击。

    铃木宗男“害得”外相田中真纪子被革职,固然激怒了众多的田中支持者,铃木从政府对外援助(ODA)中从中获利,还自作主张推行两岛先行归还论,影响了桥本和森喜朗两届政府的俄罗斯政策,甚至殴打同行的日本外务省官员时,暴露他根本就不认为向俄罗斯争夺“北方四岛”是有意义的,两岛先行归还论也仅是一种政治姿态而已。不过,自铃木暴露其“卖国”言论之后,日本极端右翼便对他口诛笔伐,使到铃木所属的桥本派也不敢对他伸出援手,其他派系更是隔岸观火,因此铃木即使挥泪告别了自民党,最终被迫辞去国会议席,将会是不能避免的事情。

    小泉对加藤爱莫能助

    至于加藤派首领加藤纮一,他虽然与小泉首相有“YKK盟友”关系,但小泉公开表明,个人交情与政治责任有别,意思是小泉不会对他拔刀相助,何况小泉的支持率日低,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即使加藤是被流弹所伤,小泉也爱莫能助了。

    众所周知,加藤纮一原本被认为是当今日本政坛的“皇太子”,曾经是最有望成为新首相的当红人物。1991年,加藤与当年自民党的少壮派,组成超派系的YKK集团,目的就是要全力以赴确保自己能登上总裁兼首相宝座。YKK是山崎拓(Yamazaki)、加藤纮一(Kato)与小泉纯一郎(Koizumi),取三人姓氏的第一个罗马字母而构成。由于他们来自三个不同派系,三人的结盟等于是结合三个派系的力量,确实是个有效的战略联盟。

    加藤当过外交官,懂英语,还懂中文,在日本政坛是罕有的国际派。宫泽派原本有成员80人,但河野集团不愿屈居加藤之下,因此加藤派实际只有60人。2000年11月出现“加藤之乱”,那是加藤纮一操之过急,企图通过倒阁行动迫使森喜朗提早下台,却由于加藤虎头蛇尾,造反不成还使本派分裂,加藤派因此沦落为16人的小派系。

    加藤派的没落,造成小泉有机会填补真空,YKK中最弱的小泉反而后来居上,成功登上了首相宝座。小泉过去一直能逢凶化吉,但政绩不彰加上丑闻连连,就像包围圈将他团团围困,时间似乎是越来越对他不利。 (黄彬华)

    《联合早报》 2002年3月25日

    

       到中日论坛交流     写信谈感想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289 传真:65092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