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网 | 日文版 | 回顾 政治 经济 评论 科教 I T 社会 生活 日企

频道精选

>>菊水电子工业在上海市开设驻中国办事处

>>他状告日本政府35年

>>美副国务卿开始访问日本寻求对伊拉克战争支持

>>日本民主党再选党代表 两候选人竞争激烈

>>分析家预测:日本房地产业明年将面临严重危机

更新时间:2002-12-9 13:09:01

他状告日本政府35年(图文)



1984年,家永三郎在步入法庭时,受到支持者的列队欢迎。

  日本著名历史学家、原东京教育大学(现筑波大学)教授家永三郎先生于11月29日病逝。据日本媒体报道,家永三郎29日晚在家中吃晚饭时突发心脏病,送医院后不久病逝。次日,家永三郎的葬礼在只有其家人在场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举行,一个为坚持历史真相而同日本政府斗争了40载的史学家平静地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成果卓著的史学家
  家永三郎1913年生于爱知县名古屋市,1937年从东京大学国史专业毕业后不久当了一名中学教师。他没有参与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的侵略战争,尽管如此,他还是为作为一名教师,却没有能反对当时的军国主义教育而感到羞愧。
  1944年他进入东京教育大学前身的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工作,在这里,他成为研究日本思想与文化史的专家,获得了无数的荣誉,1948年因研究《上代倭绘全史》成果卓著而获得日本学士院恩赐奖。1977年至1984年在日本中央大学执教,退休后一直担任东京教育大学名誉教授。家永三郎在日本史方面研究范围很广,成果卓著,留下了《革命思想的先驱》、《太平洋战争》、《一位历史学家的足迹》等多部史学著作。
  屡诉屡败却屡败屡诉
  真正使家永三郎赢得外界尊重的不仅仅是他在史学方面的贡献,还有他为了揭露历史真相,敢于坚持正义的观点,并为此与日本政府打了35年官司。
  1952年,家永三郎编写的日本高级中学历史教科书《新日本史》因客观、公正地记述日本历史,被日本高中广泛采用。然而,1962年,日本文部省却认定该教科书不合格,要求篡改书中有关日本在二战中犯滔天罪行的描述。1965年6月,家永三郎首次就教科书问题向法院提出诉讼,从此,他的一生就与教科书诉讼连在了一起,在他生命的后40年里,从来没有停止过与日本政府在历史真相上的斗争。
  在政府牵头美化和歪曲侵略史实的日本社会,家永三郎是孤独的。以民告官,在日本鲜有胜诉的例子。这场教科书官司,家永三郎屡诉屡败却屡败屡诉,自1962年至1997年的35年间,家永三郎先后3次以日本政府为被告提出教科书诉讼。第一次和第二次诉讼在日本政府的操纵下都以完全败诉而告终。其间,家永三郎本人也多次受到来自日本右翼势力的威胁和反动史学家的攻击,还不得不辞去了东京教育大学教授的职务。但是,家永三郎从来没有动摇过,他曾经多次表示,任何迫害也不能改变他的想法。自从第一次诉讼以来,家永三郎35年间几乎从不缺席每一次开庭,随时以证人身份出庭。他的举动赢得日本许多民众的支持,每次在他出庭作证前,都会有许多支持他的民众自发地聚集到法庭门前,列队欢迎他走进法庭。
  家永三郎提出的教科书诉讼,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巨大的震动,日本舆论也认为,这一诉讼给当局敲响了警钟。1997年8月,日本最高法院对此案作出了终审判决。认定文部省做出的“南京大屠杀”、“七三一部队”等4处的审定意见为违法。经过3次提诉,10次判决,前后历时长达35年的“家永教科书诉讼”最终以家永三郎取得部分胜利而划上了句号。
  对这一判决,家永三郎是不满意的。当有人问他是否还会提出第四次诉讼时,已经80多岁的家永三郎不无遗憾地表示:“以我的年龄来论是不做此想了,在我有生之年还会继续战斗下去,但是已经没有力气再写教科书了。”
  诉讼拖垮了他的身体
  在无数人为他的逝世而感到悲伤的时候,也有不少人在暗自庆幸,这个麻烦的人物终于离去了。
  据悉,家永三郎的晚年生活是清寒寂寞的,而且长年为病痛所困。多年的诉讼生涯意味着多年的奔波劳碌和颠沛流离,家永三郎因此患上了严重的胃病等7种疾病。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断地参加各种讲演集会,为阐述自己的观点、批驳日本政府的荒谬而奔走。本来就十分消瘦的老人,在离世前更是惊人的瘦弱。作家张承志曾描述了与家永三郎见面的情景,他说,老人惊人的瘦弱,在一米五左右的瘦小骨架中,隔着衣服觉不出他身上还有肉。83岁时的家永三郎体重只有38公斤。
  35年的漫长诉讼,拖垮了他的身体,却没有拖垮他的精神,一位作家说:“家永三郎以一人之身向国家的宣战,伟大之处不在他的勇气而在他坚持的正义。”(朱晓)




    《环球时报》 (2002年12月05日第八版)

相关新闻>>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_mail: 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368364 传真:010-65368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