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网 | 日文版 | 回顾 政治 经济 评论 科教 I T 社会 生活 日企

频道精选

>>通胀目标难振日本经济

>>东芝剥离四个子公司 计划将20%的业务分拆

>>东京股市日经股指再创新低

>>日美拟制定新军事条约 加强在军事方面合作

>>日本就业热门企业百家排名

更新时间:2003-3-11 13:32:12

通胀目标难振日本经济

  人民网-国际金融报3月11日讯:与其采取通胀目标论,倒不如在增税措施方面寻求国民的理解。另外,实行国有财产的民营化和制度改革,中央、地方政府引进公共会计制度,致力于提高劳动生产率,将会取得更大效应

  藤原美喜子


  金融政策无法解决结构性通货紧缩等问题尽管日本央行的基础货币比上年增加了30%,但是,货币供应量仅仅提高了2%-3%。这说明金融政策并没有收到相应的效果,仅仅提高通胀率是一种“莽撞的赌博”

  至今为止,日本的经济问题不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而且更趋于严重和复杂化。以至于希望改变这种状况的人们,一旦面临现实,也会只求维持现状罢了。不仅如此,有时还会因为付出努力也未必能解决问题而只好断念或丧失信心,由此而趋向于寻求短期决战方案或改变现状的“特效药”。

  最近,通货膨胀目标论受到关注,日本政府官员和学者正在向小泉首相施加压力,提出新任央行行长最好能采取积极措施,根除通货紧缩问题。这种观点的方向是正确的。但是,难以理解的是:这种观点为何会变成通货膨胀目标论?笔者认为,金融政策无法解决结构性通货紧缩等问题。尽管日本央行的基础货币比上年增加了30%,但是,货币供应量仅仅提高了2%-3%。这说明金融政策并没有收到相应的效果。

  由来

  即使实行零利率政策,大把大把地撒资金,也无法根治通货紧缩。于是,通胀目标论作为摆脱通货紧缩的“特效药”引起了媒介的关注。通胀目标论的基本主张是:由日本央行制定通货膨胀目标(比如2%-3%),无限制地购买国债以操纵金融市场,或者积极购买股票、不动产,以达到通胀目标。其目的是:通过日本央行提出实现通胀的强烈愿望,以提高企业和日本国民对通货膨胀的期望;通过激活投资,以摆脱通货紧缩。即通过央行积极购买土地和股票,以提高股票价格和土地价格。由此,改善国家、企业乃至家庭经济的贷借平衡,加快解决不良债权问题。设定通胀目标原本是用于控制通货膨胀、稳定物价的措施。

  不曾用于摆脱通货紧缩。日本央行对此表示反对,其理由是:在政府没有保证为提高对今后实质经济增长的期待和提高生产率付出努力的条件下,仅仅提高通胀率是一种“莽撞的赌博”。

  假若通货膨胀能够成为根治通货紧缩的良方,那么,对陷入巨额财政赤字的日本政府来说,或许是一种合适的选择。减少财政赤字一般有三种方法:1、恢复经济景气;2、减少年度支出;3、增税。其中,2和3不受政治家和政府欢迎。而1呢,日本即便实行零利率政策也没有实现。采取通货膨胀措施,要是货币贬值,那么,政府则不用号召增税,就可以收到和实施增税措施同样的、减轻债务的效果(并且还可以节省征税的人力和时间)。

  由此,我们认识到,通胀的优点是有可能减少国家负债和企业不良债权。据说恶性通货膨胀解除了二战后的财政危机。但是,通胀目标论还是有许多难以理解之处。

  比如,一、怎样才能诱导通货膨胀?怎样控制通胀(提出通胀目标论的学者强调这种通胀不同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实行的、用轮转印钞机不断印制钞票所引起的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失去控制之时该由谁承担责任也不明确。

  二、如果过多地期待通货膨胀,名义利率当然也会上涨,因此新发行债券的筹措成本也会上涨。已发行债券的价格则会下跌。这时,国债、地方债、“财投债”(财政投资贷款财源)的发行计划和承兑情况又会受到什么影响呢(持有已发行债券的投资家或许会因为将蒙受损失,而不买进新发行国债)?是否可以保证即便国家的评级下降,利率急剧上涨,也不会招致财政失败呢?

  三、发生通货膨胀(比如通胀率为5%)时,雇用状况又将怎样呢(由于劳务费上涨,失业率可能也会上升。企业或许会采取将雇员改为钟点工的方式)?濒临倒闭的企业是否能起而复苏呢?中小企业的企业价值是否会上升呢?产业的供给过剩问题又将怎样呢?国家税收是否能增加呢?

  四、通货膨胀引起的货币贬值将会降低依赖养老金生活的部分国民的生活水平。他们的不满情绪是不是会影响到自民党支持率的下降呢?

  结论

  难道通胀目标政策是经济高度发展的归宿吗?对此,笔者总有点想不通。笔者认为,通胀目标论不是“通货紧缩摆脱论”,而是使日本经济走向失败的论调。宏观经济学者提出的通胀目标论中,就一旦通胀目标政策失败,日本国民也许会陷入不幸深渊这一点,没有作出充分说明。笔者认为,既然有勇气提出通胀目标论,那么,通俗易懂地向国民宣布国家财政的危机状况和不良债权处理问题的严重性,并就摆脱危机的几种选择、以及需要国民承担什么等进行充分说明,似乎才是明智的选择。

  笔者认为,与其采取通胀目标论,倒不如在增税措施方面寻求国民的理解(为此,应该透露国家的还债计划)。另外,笔者认为,实行国有财产的民营化和制度改革,中央、地方政府引进公共会计制度,致力于提高劳动生产率,将会取得更大效应。

  (作者为日本经济产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_mail: 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368364 传真:010-65368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