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网 | 日文版 | 回顾 政治 经济 评论 科教 I T 社会 生活 日企

频道精选

>>凌星光:致石原慎太郎君的公开信(二)

>>凌星光:致石原慎太郎君的公开信(一)

>>取得13年来最高增长率 日本经济是否走出低迷

>>日确定新年度日元贷款项目 对华贷款额继续锐减

>>俄驻日大使暗示:日本安纳线输油方案更具竞争力

更新时间:2004-3-8 10:27:55

凌星光:致石原慎太郎君的公开信(二)

7.对中国现政权的偏见应予以纠正
    贵君对中国共产党极度反感是敝人所熟知。然而,在现中国政权取得了经济改革的成功,年经济增长率一直维持在9%的高水平。而且,在胡锦涛--温家宝搭当下,政治制度上的民主改革也排上了日程。贵君对于邻邦的中国有必要以客观而理智的态度看待。
    贵君之言“至于国家规模的技术差距,它们(译注∶指中国企业)国家有全然无视知识产权,明目张胆地继续盗用行为”,是有悖于事实的。中国政府在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伊始,便致力于制订专利法。经过20多年的历程,从法律上及行政上逐步得到完善。尽管还有许多纰漏,但是监督机构正在逐步增强,情况正在改善,这是世界公认的评价。甚至听说,某些日本企业不是消极地看待所拥有的知识产权被侵犯,而开始打起如何利用已经具备“盗用技术”能力的中国企业的主意。这才是打开日本通向未来之路的积极姿态。
    笔者从贵君平日之言论所感到的是,贵君受日本及台湾偏见颇深的学者和记者之观点影响甚重。笔者也经常关注他们这部分人的论调,并及时反馈给国内,以唤起中国政府的注意。
    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之所以从结果来看推行得较顺利,也有得益于参考这些锋芒犀利的批评的一面。但是在考虑日本未来指向时,应该效法原首相中曾根那样的客观、理智的审时度势态度。他在《21世纪日本的基本战略》一书中有如此论述∶中国虽然问题众生,但在政策上
有如毛泽东采取的游击战那种灵活性,将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8、应该纠正对中国人的偏见
    像贵君敢于将中国及中国人称作“支那”、“支那人”那样,时时使人感到贵君有一种强烈的歧视中国人的情感。这在贵君论文这样话中也有所体现。即“他们的历史造就出中国人所具有的不相信任何政治、对待事物极端现实的DNA,因而他们几乎以改善自身经济状况作为绝对目的,为此,在显著差距的背景之下,他们一窝蜂地涌向日本,为实现愿望堂而皇之地进行盗窃”。这段话暗含着两个偏见。第一是中国人对政治没有信任感;第二是已俨然溶入中国人DNA的 “盗窃”习性。
    从历史来看,中国人对政治没有信任感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中国历史虽然也间插有战乱时期,但也不乏和平时期的盛世之治。处于后者时代的民众是相信政治的,这与日本历史毫无二致。只是由于中国在近代史阶段接连经历了帝国主义列强半殖民地化侵略、军阀割据、日本侵略、国共两党内战等劫难,的确使民众对政治的信任一落千丈。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正因为有过这样的经历,唤醒了作为一名中国人的民族主义觉悟,促成了对政治的空前关心。由于中国共产党执政后,一贯注重政治教育,所以进入改革开放时代之后,出于一种逆反心理,拜金主义曾一度泛滥成风,但这仅仅是暂时的现象。自从进入胡锦涛-温家宝体制以后,中国国民对政治的信任度急剧上升。
    现在,在日中国人当中有人偷东西、有人犯刑事罪,但这仅占极少数,将这部分人的行径推而广之涵盖中国人整体是不妥当的。如前面所述,由于经济发达水平存在着差距,促使中国人自然而然地产生前来日本的愿望,而众多的在日中国人遵守日本法律,过着正常的经济生活。理所当然,他们对日本社会也有贡献。如果希望日中两国亲善,理应对生活在日本的中国人(当然排除犯罪者)予以尊重,让他们起到友好的桥梁作用。
    以上是我读贵君8月4日论文后的个人感想,与此同时,我还想探讨一下平素经常萦绕在脑海的几个问题。

9 、钓鱼岛问题搁置论
    贵君在钓鱼岛(尖阁诸岛)问题上,极力主张日本的主权,并付诸行动,其结果激起中国大陆及香港、台湾、海外华侨华人的愤慨,助长了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日中两国有识之士的共识是,双方都应该坚持缔结日中友好条约时约定的将此事搁置的立场。在进入21世纪的世界里,再没有比争夺无人岛所有权更徒劳无功的事了。现在,东亚各国都趋向大同,与其为一个无人岛争个你死我活,还不如站在整个东亚的立场上来探讨如何利用该岛。贵君该属有识之士,企盼从更高的层次来考虑钓鱼岛问题。
    钓鱼岛问题之所以成为焦点,起因于周围海域埋藏有石油的猜测,继而瞬时引起多方瞩目并最终演化成政治问题。中国大陆并非最初挑起争端者,而是在美华侨华裔领头掀起领土归还要求运动,进而触动台湾及大陆。因是事关国家主权的领土问题,激化了中日双方的民族主义情绪,以致损害到两国人民的感情。当此之际,难道日中两国的有识之士不应该从大局着眼,呼吁本国人民抑制民族主义情绪,携手为21世纪东亚的和平与繁荣,也是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尽一份自己的力量么!笔者虽然做的不够,但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去努力。而贵君却做煽动本国民族主义情绪的事情,实在令人遗憾。
    论及日本与韩国之间的关系,就有竹岛问题。既然是无人岛,无论在历史上如何,何不将所有权争议暂且放下,而致力于加深相互间合作呢。如能做到合作,目前这种低层次的争执,也就自然迎刃而解了。

10、天皇制和参拜靖国神社问题
   贵君在当选东京都知事时,曾自称“臣石原慎太郎”。如此承袭天皇制“君臣关系”是与21世纪的世界局势格格不入的。笔者最近曾经著文讲到:“日本的天皇制从文化角度可以看做是世界遗产”,无论怎样看待,世界上象这样维系了整整1400多年的世袭王朝是独一无二的。它的一系列礼节仪式,恐怕是从中国的唐朝及朝鲜王国学来的,但保留至今的唯有日本,是极珍贵的人类遗产。在今后也应该长久地维持下去。但是,如果将天皇制与当今的政治联系起来,则难以获得国际社会的理解和支持。
    笔者认为,昭和天皇的战争责任和天皇制应该加以区别,而且对昭和天皇的总体评价也应该与战争责任加以分开。天皇制与日本文化有着紧密的联系,应该作为人类遗产加以继承。但这并不意味着昭和天皇的战争责任就可以不予追究。因为在中国乃至其他受害国家是难以接受的。事实上,根据最新资料,昭和天皇自身已经承认其责任。(传闻只是围绕天皇周围的一些人在极力遮掩)另外,对战后时期昭和天皇作为国家象征所起的作用,应该实事求是地予以肯定。不能因为有军国主义时代的战争责任而作全盘否定。因为这与事实相违。笔者将这样新观点在中国阐述后,没有立即获得赞同,但是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此问题可望得到进一步深入的研究和整理。
    贵君今年又参拜了靖国神社,并谈到这与日本精神文化有关。贵君认为在南京不可能有30万那么多无辜的市民遭到残杀,并反对「日本侵略论」。从贵君这样的人来看,是否奉祀以东条英机为首的战争罪犯恐怕丝毫不在介意。然而,政府要人参拜靖国神社势必严重伤害中国及韩国国民感情,如有日中亲善之愿望,就要规劝贵君重新思量。最近,在中国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发生了旧日本军遗弃的化学武器所导致的人员毒气死亡事件。这又激发了中国人民的反日情绪,成为又一阻碍日中关系发展的要素。如果两国人民之间感情尚佳,类似这样的事件,本来是可以作事务性处理的。但正是因为存在小泉及贵君等人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使得历史总是不能成为历史。
    日本的精神文化涉及佛教、儒教、神道,靖国神社则仅与神道相关,而且是在明治维新以后建设的,很难想像与日本的精神文化有很深的联系。在笔者看来,从日本的长远利益考虑,又考虑到国际影响,政治家应该停止参拜靖国神社,而这对日本的精神文化没有什么负面影响,不知贵君以为如何?

11、 东亚经济圈必然形成
    贵君很早就积极提议构建东亚经济圈,并曾与东亚经济共同体(EAEC)提倡者马哈蒂尔首相联合著书。但是,看后来,贵君的观点好像与马哈蒂尔首相的观点略有不同。马哈蒂尔先生在国际会议等场合主张,要建立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经济圈和创造亚洲共同货币。而贵君与市川周先生共同著书主张的是将中国排除在外。近年来,东盟10国加上日中韩3国举行的非正式首脑会议每年都在召开,东亚经济圈正在逐步形成。
    21世纪的东亚地区,排除中国去建设东亚经济圈是不可想像的。在欧洲存在将进一步扩大范围的欧洲联邦(EU),美洲亦将扩大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范围。东亚形成一体,以提高对欧美的交涉能力,已经成为东亚各国的共同心愿。在1990年代初期,日本的金融力量处于鼎盛时期,当时建立日圆货币圈,也许还具备一定的可行性。但如今,要建立一个以日元为中心的货币圈,已经成为非现实的了。人民币与日元加强合作,共同构建东亚货币圈,已成为大势所趋。
    贵君经常强调日本的优势,并时时夸大中国所存在的问题。但在今后20年内,日本的GDP所占比例将大幅下降而中国将大幅上升,这一预测已经成为经济学者的共识。虽然在人均GDP上,日本的优势还将继续保持50至70年,但从总体经济实力来看,今后20年当中将出现倒转。(从购买力平价来看,中国的GDP现在已经超过日本。)为日本的未来、为中国的未来、为整个东亚的未来着想,日中之间进行战略合作已成为首要命题。

12 、国际主义与民族主义的结合
    笔者长篇大论上述11个问题,归根到底,就是希望贵君能够站在国际视野考虑21世纪日本的前途。在现实的国际关系当中,无视国家利益的外交关系是不现实的。但另一方面,各国家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已经如此加深的现代世界里,狭隘的民族主义行不通。我们所需要的是,要把照顾对方国家、照顾他国利益的国际主义与热爱家乡那种情感的民族主义结合起来。切望贵君能够站在国际视野,认真思量21世纪日本的取向和日中关系的导向。
     笔者因在中国和日本竭力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观念,曾经接到来自中国和日本两方面的匿名恐喝信。从此切身体会到,中国的民族主义分子与日本的民族主义分子在表面上是剑拔弩张,但他们在各自的国度里都攻击国际主义者和全球主义者,以维护和提高自己地位,也就是说,他们不约而同地形成一个共同战线。所以,各国的有识之士应该自觉地努力制止本国狭隘的民族主义倾向,联手建立起国际共同战线。即,日本应该经常地考虑到如何创造一个有利于中国有识之士易于在本国发挥作用的环境,而中国就应该经常地考虑到如何创造一个有利于日本有识之士易于在本国发挥作用的环境。
    笔者长期以来,以为贵君观点偏激于民族主义,相互之间难以勾通。不过,这次读到贵君关于“日本民族混血论”、“两国亲善”之必要性,批判“虚妄的民族意识”、需要调整“移民政策”等颇具国际眼光的见识,就开始寄希望于贵君,自想也许倾听于笔者关于“国际主义·民族主义相结合论”的主张。

结语:
    听说自贵君当选东京都知事之后,结有友好城市关系的东京与北京之间的交流活动大幅度减少。如果属实,深感遗憾。笔者切望贵君亲自走访中国一趟,亲眼看一看发展中的中国、变化中的中国。毋庸提醒,既然要到中国访问,自然应该对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言行加以自律。至于已往激起议论的言论,就没有必要解释,一切从面向未来去考虑即可。
    最后,不论什么内容均可,请予回复为盼。
                                        2003年8月24日

附录:
石原慎太郎君:
    恭贺再次当选!作为校友,对贵君以压倒多数获胜之快举表示衷心的祝贺。
    笔者于今年3月退休,于3月27日设立了日中关系研究所。此前因身在福井,行动多有不便。今后,笔者将以东京为中心,往返于东京·北京之间,为在日中之间能够起到桥梁作用而努力。
    如拙论《如何解决日本的战略矛盾?》所写那样,笔者认为日中之间进行战略合作乃是历史之必然。当然,这是以中国政治改革不断深入、实现更加民主的国家为前提的。贵君想撇开中国,建立一个以日本为中心的东亚经济圈的构想,已经成为非现实,切望贵君能正视中国的变化。
    说实话,在2、3年前正当石原新党的传言风行之时,笔者曾经在天津南开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作过关于日本政治时局的报告。当时,有人问及笔者对贵君在日本深有「人气」与日本社会“右倾化”现象的看法。笔者回答道:“石原慎太郎之所以得人心,决非其‘反华’言论使然,而是因为他‘敢说敢干’”。接下来又被问及细节,笔者略微就贵君出台的「排气瓦斯限制」(译注:禁止排污严重的柴油机动车辆在都内行驶)及「外型标准课税」(译注:不是按企业所得,而按资本金或营业额或土地面积或从业人数课税)的举措进行了说明,并进一步讲:“其实他还说过‘要与中国民众友好相处,敞开国门接受中国旅游者,让他们看一看日本的现状’。所以,总的说来,在他看来中国人还可以,讨嫌的是中国共产党。你们也对党的领导之现状有不满的地方吧!”至今难忘,当时与会者对笔者发言吃惊的表情。
    总而言之,中国人只知道贵君 “南京大屠杀纯属捏造”之言论,而不知贵君全貌。这不能只归咎于中国或日本的部分媒体,贵君本身应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在国外可能引起的反响。最近,贵君慎于就外交关系问题发言,而倾注力量搞好东京都政,笔者对此予以赞赏。不过,更希望贵君今后在加强北京市与东京都关系方面也能够倾注力量。并希望,与马哈蒂尔先生有甚厚交谊的贵君,为促进东亚经济圈的形成能够做出贡献。
    最后,大约10年前,笔者在东京华侨总会进行演讲会时,曾向贵君发出邀请信,贵君便特地派秘书前来听讲,对此表示感谢。(贵君也许已经忘记此事)
    顺寄有关设立日中关系研究所的资料,希望予以过目。每两个月举行一次定期研究会,如有可能,希望能派秘书作为代理来参加。笔者虽与贵君在不同层次上,但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日中关系研究所所长
                     福井县立大学名誉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教授) 凌星光
                     2003年4月14日   夜
                

    贵君本身应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在国外可能引起的反响。最近,贵君慎于就外交关系问题发言,而倾注力量搞好东京都政,笔者对此予以赞赏。不过,更希望贵君今后在加强北京市与东京都关系方面也能够倾注力量。并希望,与马哈蒂尔先生有甚厚交谊的贵君,为促进东亚经济圈的形成能够做出贡献。
    最后,大约10年前,笔者在东京华侨总会进行演讲会时,曾向贵君发出邀请信,贵君便特地派秘书前来听讲,对此表示感谢。(贵君也许已经忘记此事)
    顺寄有关设立日中关系研究所的资料,希望予以过目。每两个月举行一次定期研究会,如有可能,希望能派秘书作为代理来参加。笔者虽与贵君在不同层次上,但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日中关系研究所所长
                      福井县立大学名誉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教授) 凌星光
                      2003年4月14日   夜
                
                                              (翻译者:凌霞)


相关新闻>>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_mail: 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368364 传真:010-65368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