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网 | 日文版 | 回顾 政治 经济 评论 科教 I T 社会 生活 日企

频道精选

>>春晓油气田事件:中日媒体带有危险的情绪

>>日本汽车媒体同行:自主切莫走老路

>>日在野党向国会提出的内阁不信任案被否决

>>日本建立起完整的“有事法制体系”

>>欺瞒质量隐患丧失诚信 日本人拒购三菱汽车

更新时间:2004-6-16 11:32:12

春晓油气田事件:中日媒体带有危险的情绪

  事隔近10年之后,日本的几家媒体突然间拿东海的春晓气田大做文章。

  尤其是6月9日,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读卖新闻》发表社论,强烈批评日本政府“对中国顾虑太多,因而对中国紧锣密鼓地开发东海海底资源的举动反应迟钝”,“有损国家利益”。甚至要求日本政府彻底修改海洋战略,“毅然决然地向中国表明自己的态度”。

  能源口水战

  事情来得突然。

  6月初,先是《朝日新闻》,后是《读卖新闻》,日本的几家媒体突然间对中日两国的东海分界线问题以及在其中的油气资源开发“冷饭重炒”。据《东京新闻》报道,5月下旬,日本突然发现中国已经着手在东海建造春晓油气田的开采设施。该油气田的位置距离所谓的“中间线”只有5公里,而这条中间线是日本单方面划定的中日海域专属经济区的分界线。报道指“中国企图独占东海海底资源” 。

  但据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某中层管理人员介绍,“这个气田从勘探发现到现在已近10年,现在突然间拿到桌面上炒,是不是有点故意炒作?”

  春晓油气田位于浙江宁波市东南350公里的东海西湖凹陷区域,由4个油气田组成,总面积2.2万平方公里。 “春晓”开采设施建成后,通过海底管道每年可向浙江和上海输送25亿立方米天然气。

  中海油该人士介绍,“中国政府在海洋石油资源对外合作上是非常低调和严谨的。我国从1980年代开始,一共进行了四轮海上油气对外合作招标。东海的对外招标放在1993年的第四轮对外招标。

  春晓气田是当时的新星石油公司自营的。早在1995年,新星公司就在该区域试采成功。但因为市场和资金问题,新星引进外资共同开发。而国务院的《对外合作开采海洋石油资源条例》中规定,海上的油气资源对外合作中,中海油享有专营权。也就是说,必需由中海油来牵头,才能对外合作。所以,春晓气田的开发一度停下。

  2000年3月,新星公司被中石化整体收购。

  2003年8月19日,东海的西湖凹陷(包括春晓气田)的作业合同正式签署——中海油、中石化、壳牌公司、优尼科石油公司共同签署了3个勘探合同和2个开发合同。签约仪式在人民大会堂进行,搞得非常隆重,国内外媒体进行了大规模的报道。“日本人不可能不知道。”

  据中海油该中层说,春晓项目现已开始建设,估计明年5月一期可正式开始投产出油。

  中日能源战升级?

  据日本媒体报道,除了春晓油气田设定5个开采区外,中国还计划在邻近的“宝云亭”建造第二个开采设施,“平湖”油气田以南50公里的试采也在进行。日本媒体指出,“在中日海岸中间线附近形成一个大的油气田群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认为,中国在两国海岸中间分界线不足5公里的地方建造“春晓”油气田,中方的采掘“极有可能损害到日本的权益”,因为天然气和石油等资源横跨“中间线”。为此,《读卖新闻》6月9日发表社论,呼吁日本政府应以强烈的危机意识彻底修改海洋战略,“毅然地向中国表明自己的态度”。

  其后,日本自民党6月10日提出《维护海洋权益报告书》,建议日本政府设置以首相为首的“海洋权益相关阁僚会议”,制订综合海洋权益保护措施,尽早在东海海域中日“中间线”日本一侧展开海洋资源调查,并允许民间企业在该海域开采石油气等资源。

  6月14日,中国石油化工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原总工程师张抗教授在接受本报的独家专访时认为: “所谓的‘中间线’缺乏法理依据,我国从没有承认;再说,我们是在分界线我方一侧,我们的钻井定位是用卫星定位仪遥感进行定位的,绝对不会出现偏差,井在我方一侧。所以,日本媒体的炒作是没有道理的。”

  新星公司布署春晓气田时,张抗也参与其事,张时任新星公司规划研究院总工程师。“春晓前5号井我都参与部署了。我们在那里每一次打井,他们都会交涉的。每一次打钻时,他们的飞机、战船就在我们旁边——中间线的那一侧——进行监视。”张抗说:“尤其是在放喷点火时,都会一直在身边陪着的。”

  “两国政府对此是非常谨慎的。虽然我们从不承认中间线,但我们钻井也从没越过线。”张抗说。

  风云突起是在6月11日,日本政府接受自民党的建议,决定设立“海洋权益相关阁僚会议”,并鼓励日本企业在该海域开采。

  日本的媒体甚至鼓吹,“中国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根据各方海底能源蕴藏的比例进行‘合理分配’”。

  一时间,两国间的能源战似乎是一触即发。

  但中海油那位管理人员认为,“日本民间要求抗议是他们的自由。日本政府成立一个虚的机构,其目的是要给国内一个交待。”

  张抗也认为,日本政府一直在东海开发上保持相当的理性。

  媒体的危险情绪

  “不要老把商业行为简单政治化,要把积极的能源外交与我国的全球外交战略有机地统一起来。” 张抗说。

  张抗认为,在安(安吉尔斯克)大(大庆)线、安(安吉尔斯克)纳(纳霍德卡)线之争上,无论俄罗斯和日本,从经济的角度出发,考虑安纳线也都是有一定依据的。因为它们也是资源缺乏国家,能源供应多元化是自然的诉求。“所以在其中,各国政府都比较低调,包括俄罗斯政府也一样:我不表态,不激化矛盾。”

  张抗认为,“两国间的媒体都带有一种危险的情绪”。

  这样对双方来说是两败俱伤的。“在西亚,有很多自由贸易组织,别人都是大集团,你跟别的国家做贸易的时候,要面对一个集团来谈判,这个时候你就会比较孤单,压力会非常大。”比如,中东原油卖给中日韩的要比卖给欧美每桶有1-2美元的“亚洲溢价”。

  张抗认为,其实两国是可以大力合作的,中、日、韩加上未来的东南亚,整个东亚地区实现能源合作,这样我们对中东的原油和世界的液化气可以压价。(陈挺)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4年06月16日


相关新闻>>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_mail: 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368364 传真:010-65368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