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网 | 日文版 | 回顾 政治 经济 评论 科教 I T 社会 生活 日企

频道精选

>>从战俘到新中国编译

>>日本和欧盟愿加强在经贸和反恐等方面的合作

>>赴日前后对日本人感受的迥异

>>日本教育想开历史倒车 “强国教育”使人忧心

>>日本处理遗留化武政策内外有别

更新时间:2004-6-23 8:59:02

从战俘到新中国编译

  1946年夏。满载遣返日本战俘的列车缓缓开出了中国东北延吉火车站。不一刻,站台上跑来一个背着行囊的日本青年。本来,他的噩梦般的经历可以随着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而告结束,然而,他却因为仅仅迟到了10分钟而留下来了。这位青年就是至今仍留在中国的川越敏孝。

    其实,如果他想回日本,早晚都是可以回去的。1952年,川越被安排到北京从事新的工作。正好在这时候,中国第二次遣返日本战俘的船只即将赴日。但是,他又一次留在了中国。

    “那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事了。”川越提起这段经历仍记忆犹新:“1943年,我从京都帝国大学经济系毕业,到大藏省工作才半年,便一纸征兵通知成了日本军队的一名小兵。我先被送到朝鲜,后被转送到哈尔滨,学习当翻译。虽然我幸免成为战争的直接罪人,但我是一直将这段经历看成是自己历史上的一个污点的。”今天,已离休在家的川越,时常在思考他以及他的同代人的经历。说在中国的土地上,流淌过中国青年的血,也流淌过日本青年的血,但前者是为保卫自己的祖国而牺牲,他们进行的战争是正义的战争;后者则是战争的炮灰,是军国主义为实现其侵略野心而献出的祭品。

    川越调到北京后主要从事新闻、书籍的编译改稿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忘我工作。他除了担当中共的每次代表大会以及我国对外宣传的许多重要文献的文字翻译工作外,还参加了《毛泽东选集》、《周恩来选集》、《刘少奇选集》、《朱德选集》、《陈云文选》、《邓小平文选》等的中译日工作。

    川越的妻子,也是于1943年以日军救护员身份来华的。“我是积极要求来的,到了1945年日本军队投降后,我还要求留下来护理日本战俘。但两年后,我彻底看清了,中国的抗日战争是正义的,中国的军队是伟大的。所以1947年我积极要求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了一名女兵。”

    川越和妻子认为,作为一个担负着历史使命性课题的世界性实验中心的中国,如今在国际上的地位愈来愈突出重要。他们为自己能亲眼观察这个世界性实验中心的最佳位置而高兴。(阿白)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4年06月23日 第三版)


相关新闻>>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_mail: 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368364 传真:010-65368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