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9日    人民网日文版
现在位置: 日本频道>>经济
更新時間:2011年06月29日08:24

日本制造背后的财团力量

  通过财团在全球的布局,日本逐渐掌握了全球产业的主导权,打造出一个“海外日本”。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中国的全球性“财团”应是何种模式。

  地震之后,外界常惊异于日本人表现出来的克制与镇静。事实上,这场自然灾难并未使日本丧失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强大的实业基础。“日本制造”仍是这个国家最亮眼的名片,而且它的影响力遍布全球。日本何以能够实现“实业强国”,甚至掌握全球产业的主导权,打造出一个“海外日本”财团,其独有的经营体系的支持可谓功不可没。

  日本“熊猫”

  日本的实业基础,始自明治维新。当时,以家庭财阀为中心的三井、三菱、住友、安四等四大财阀就已初具规模。二战后,日本经济实现二次腾飞,在此过程中形成三井、三菱、住友、富士、三和、第一劝银“六大财团”,通过相互持股、系列贷款、人事互派等纽带形成了新兴的企业集群。

  财团模式被称为日本的“熊猫”,为这个岛国所独有。其核心由三个部分按照横向联合的方式组成,包括主力银行、综合商社和制造企业群。

  主力银行是指在众多向某企业贷款的银行中,贷款份额最大、持股最多,并承担企业监督责任的银行。日本的主力银行与一般银行的区别在于,客户企业与主力银行相互持股,保持长期交易关系。在必要时,银行甚至可以通过派驻员工等方式,参与企业的治理。

  制造企业群是指以大型制造企业为中心,以产业和行业分类形成的纵向垂直一体化企业集团,中小企业围绕在大型制造企业周围,为其提供配件及加工服务等。丰田、日产等世界知名的汽车企业,平均使用300多家中小企业的零部件,向其他公司的订货率达60%以上。

  但这些产品走出日本,最关键的还需依靠综合商社。综合商社是日本财团体系中活动范围最广泛、视野最开阔的经济体,也是日本特有的,以从事贸易为主,兼具多种经营能力的多元化跨国公司。围绕“中介作用”这一本质特征,它主要有流通、金融与情报三大功能。目前,日本综合商社在全球187个城市设有800多家分支机构。有学者认为,日本综合商社的情报收集、加工和传递能力,远超日本政府的情报部门。

  “海外日本”

  日本国内的自然资源十分匮乏,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日本拥有的资源实际上遍布全球。

  经过数十年的积累,日本早已在海外建立了完整的产业链,从制造业的上游到产品研发、设计、核心技术制造到销售,六大财团掌握了大量的资源和产业链中最丰富的部分。因此,衡量日本的经济实力,要看国民生产总值(GNP),而不是国内生产总值(GDP),“海外日本”是切实存在且不可小觑的力量。

  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以六大财团为主体,日本早已有计划地在海外圈下很多矿产资源。通过不断从国外获取资源,向国外输出产品,同时将低端产品从国内转移出去,日本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这实际上体现了日本国家战略中发展与制衡的理念通过企业的力量实现国家的意图。

  三井物产前社长上岛重二曾对综合商社有过一段精彩的说明:“为什么综合商社只在日本得以发展?因为日本是完全没有资源的国家,这就是最根本的原因。由于没有资源,要发展成现代化工业国家,就必须依赖外国资源,把外国的资源运到日本、把外国的技术拿到日本,以此来发展日本的产业。而不管是购买资源还是技术,都需要外汇,这就必须把日本的产品卖到海外去……综合商社是以整个世界为对象进行工作的。”

  以铁矿石为例,日本大型财团中的综合商社与钢铁公司互相持股,结成利益联盟,数十年来低价大举投资海外矿山,如今已在上游产业链建立稳固基础。

  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这三大铁矿石都有日本财团作为股东。从铁矿石的供应、运输到定价,“新日铁”拥有很大的话语权。正因如此,日本在铁矿石谈判中表现得更为从容:因为由于高价而在进口层面遭受的损失,可以通过持有铁矿石生产企业的股份来进行对冲,甚至从源头获得更大的利益。

  风险吸收体

  如果说美国是以其强大的金融实力成为宏观经济的霸主,日本则是凭借强大的实力能力,成为微观经济的王者。

  金融与实业,是美国和日本在发展道路上不同的路径选择。而在选择实业还是金融的问题上,日本是吃过苦头的。又是什么使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蓬勃发展的制造业。又是什么让日本陷入“衰落的十年”?是崩盘的股市和房地产。

  只有工厂生产出来的东西才是真正的产品,这是日本在多年起伏中悟出的道理,日本能够经受金融危机影响考验的根本原因是百年来积累起来的巨大制造业能力。

  更为重要的是,以综合性的财团作为依托,日本的实业部门有着强大的抵御风险的能力,每每能在危机之后焕发出新的活力。伊藤忠商业战略研究所松村所长曾表示,“综合商社应该有三个特点,第一是能预测未来,在这个基础上开展事业投资;第二是在全世界拥有自己的网络,能担负起日本贸易、海外事业投资的重担;第三是通过吸收时间及空间差距产生的风险,变风险为收益,具有风险吸收体的作用。”

  日本企业的平均寿命全世界最长,无数百年企业有着顽强生命力,这种实打实的竞争力是最经得起考验的。(王 秦)

  江苏经济报  2011年06月29日

 
(责任编辑:明月)
相关新闻
  推荐
  专题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