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8日    人民网日文版
现在位置: 日本频道>>经济
更新時間:2011年09月01日08:24

日本新首相:经济是关键 税制是隐忧

  8月29日,日本民主党党代表选举结果揭晓,财相野田佳彦后来居上,在两轮投票中击败贸易大臣海江田万里,成为新的党代表,并于昨日接替辞职的菅直人,出任日本第95任和第62位总理大臣。

  正如许多人所指出的,新任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是出身自卫官世家的鹰派人物,在钓鱼岛、独岛等问题上持强硬立场,并曾在不久前声称自己2005年“甲级战犯不是战争罪人”立场基本没有变化,且在首相和阁员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出言含糊。不仅如此,他积极主张日本扩大军事防卫权,扩充日本自卫队的实力和海外活动权限,甚至主张加强太空军事化研究。鉴于此,一些分析家担心,“鹰派首相”重现江湖,将令日本和亚太国家间的关系再趋紧张。

  这种担心并非没有根据,但必须意识到,野田佳彦的上述主张并非孤立的,而是当今日本政坛较普遍、也较有社会民意基础的思想。尽管民主党主流派向来主张“平衡外交”、“和平主义”,但即便最温和的派系也认为,日本应以日美同盟为外交重点,加强防卫能力,成为能在海外积极履行“国际义务”的“正常国家”;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包括小泽一郎等坚决反对天皇、阁员参拜的派系,反对的理由也只是“避免邻国不佳观感”;而在钓鱼岛、独岛、北方四岛等领土争端问题上,敢于持“非固有领土”立场而标新立异的政治家,可以说在日本基本绝迹,个中区别不过是表达方式、侧重点的不同。

  战后任何一届日本内阁,都必须把日美同盟放在首要地位,否则日本将无法维持其在亚太和世界上的特殊地位;但冲绳基地问题和驻日美军问题,同样是老大难的政治雷区,任何解决方法,事实上都是“无解方案”,而在日元不断升值的背景下,日本国民对美国的情绪也更加微妙。在这种情况下,虽属少壮派但并非政治新人的野田佳彦,恐多半会选择务实、谨慎的对美政策,既令美国盟友放心,也不至于刺激民间情绪。

  日本非营利组织“言论NPO”和中国英文报纸《中国日报》本月初刚刚举行的今年第七次中日国民感情调查显示,对中国有恶感的日本国民比例高达78.3%,比去年同期增加6.3%。而近期围绕富士电视台播出韩国影视节目而爆发的日本“反韩流”示威则显示,日本社会根深蒂固的认同欧美、歧视周边,不认为自己是东亚国家一分子(至少不认为是和其他国家平起平坐一分子)情结,并无实质性改变。在这种情况下,野田佳彦不会轻易改变其在对华、对周边、对领土争端问题上的强硬姿态,或者干脆说,没有任何一位日本当代政治家敢于做出“不强硬姿态”,否则不啻政治自杀。但与此同时,日中经贸依存度越来越高,在欧美经济萧条的背景下,外向型的日本经济势必越来越依赖中国和周边,这使得再“鹰派”的内阁也不敢“鹰”过头,更何况一直担任财相的“大管家”野田佳彦。

  可以断定,任何人当选日本新首相,在外交方面腾挪余地都不大,主要差异在于经济思路。他们能否坐满直到明年9月的任期,并进而在2013年前举行的国会选举中站稳脚跟,关键也在此。

  野田作为前内阁的“大管家”,在应对出口疲软、经济衰退和巨额财赤等方面并无突出表现,但日元汇率危机发生后,他屡屡强硬出手,主张政府干预,不仅提高了自身曝光率,也赢得不少国民好感。如今轮到他本人当家,势必在这方面继续有所动作。然而国民看重的,最终仍然是效果。倘频繁干预的结果不是立竿见影,而是抱薪救火,日本出口和经济的颓势仍无起色,政府开支却因不断的干预行为而滚雪球般增加,野田内阁最大的“加分因素”便可能反成最大累赘。

  更大的隐忧在于税制。

  在此次参选的5位党代表候选人中,野田佳彦是唯一坚决主张增加消费税的(前原诚司等3人明确表示坚决反对加税,海江田回避消费税话题,只赞成增加长期国债),而增加消费税恰是日本民众,尤其基层民众所坚决反对的。迫于财赤压力,野田内阁上台后很可能兑现承诺,坚决推动加税,倘如此,民意很可能反弹强烈。届时若自民党攻讦于外,此次党代表遴选憋了一肚子闷气的小泽派响应于内,野田佳彦这个5年来第6位日本首相,很可能再步前任“短命”后尘,甚至可能导致不信任案通过,众议院大选提前被触发,并引发新一轮的政坛大洗牌。(作者系旅加媒体人)

  上海商报 2011年09月01日

 
(责任编辑:明月)
相关新闻
  推荐
  专题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