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7日    人民网日文版
现在位置: 日本频道>>经济
更新時間:2011年11月17日08:53

日本为何没有爆发主权债务危机

  日本完备的国民工业体系、较为充分的就业保证了较高的社会产出水平和较强的出口能力,这样即使在危机状态下也能迅速恢复对外贸易的总量,日本的抗风险能力明显优于“过度金融化”的部分国家。

  与美欧不同的是,95%以上的日本政府债券被国内长期投资者如银行、财阀持有。

  近日,日本财务省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9月底,日本国家债务达954.418万亿日元,创下历史新高。日本财务省测算,日本包括国债、借款等在内的政府公共债务总额短期内将突破1000万亿日元,GDP占比也将超过200%,是目前全球发达经济体中公共债务占比最高的国家,远远超过了希腊和美国。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负债率如此高的日本却没有爆发类似欧美那样的主权债务危机。这是为什么呢?笔者试着从以下几个方面去探寻答案。

  国民经济基本面良好

  为主权债务提供了信用支撑

  日本经济基本面良好,就意味着国家主权债务有着良好的前景预期,不会导致市场信心下挫,更不会造成主权债券收益率的大幅波动。

  客观地讲,日本经济的基本面良好,远远好于美国和欧洲。2008年第3季度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美、欧、日陷入了经济萧条,GDP增速直线下滑,并出现负增长。然而,2009年第2季度,日本在发达经济体中率先实现了正增长,全年GDP总值达到5.0728万亿美元,2010年日本GDP总值又上升到5.4742万亿美元。从增速来看,2009年因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GDP增速下降5%,2010年已恢复正增长,GDP增速约为3.9%,好于同期的美国和欧盟。

  从财政收入看,日本政府的增税空间较大。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采集的30个国家的数据对比分析,日本的国民负担率,即税收总额与社会保障负担总额之和与国民生产总值(GNP)的比值并不高,在30个取样国家中居第24位。而税负率,即税收总额与GNP的比值位列30个国家中最低。日本政府可以通过调整税率来迅速提高政府的财政收入,以弥补赤字,降低公共债务规模。近期,日本政府推出了今后10年增税11.2万亿日元的计划充分表明,日本有比较雄厚的征税基础和较大的财政收入上升空间。

  从通胀水平看,日本长时期的零利率政策和庞大的海外投资基本上在国内造成了一种事实上通缩的局面。目前,日本的通胀率约0.2%,而在此之前曾长期处于-0.1%的低位。如果考虑到日元对美元的大幅升值以及通胀数据篮子内容的调整,日本国内没有像美国和欧盟那样面临通胀压力。虽然通缩对社会经济的发展并不是好事,但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投资和投机冲动,避免了可能的经济过热,并有效地促进了长期债券的投资。

  从失业率看,日本2011年8月份为4.3%,9月份已经降至4.1%,而美国持续在9%的高位徘徊,欧元区的债务国基本上都在10%至20%左右,日本的就业情况要好很多。就业率上升就意味着工作人数的增加,也意味着产出及消费水平的上升。显然,这对债权人来说是利好消息。

  日本经济基本面良好,就意味着国家主权债务有着良好的前景预期,不会导致市场信心下挫,更不会造成主权债券收益率的大幅波动。

  国外投资规模巨大

  随时可向国内提供充沛流动性

  庞大的国外资产对日本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也可以随时回流本国购买国债。国外资产对日本国内经济形成了一个“反哺”作用。

  在考察日本总体经济状况和负债水平时,有一点格外值得注意,即日本的国外经济总量。自“广场协议”日元升值后,日本逐步将经济重心向国外转移,从单纯追求GDP转向GDP和GNP并重。1983年到2007年,日本国外总资产由0.272万亿美元增加到5.4025万亿美元,增长了近20倍。国外纯资产由373亿美元增加到2.2143万亿美元,增长了近60倍。

  根据日本财务省2010年5月的公告表明,截至2009年,日本持有的国外净资产达到2.958万亿美元,连续19年在国外净资产排名上居全球第一。截至2010年年底,日本连续20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债权国。仅此一点,就可让世界第一大债务国——美国相形见拙,更别提债务缠身的欧盟了。庞大的国外资产对日本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也可以随时回流本国购买国债,拉低主权债券收益率,与低利率的货币政策相配合,稳定日本的债券和货币市场。国外资产对日本国内经济形成了一个“反哺”作用。

  以实业为本的经济结构依然强大

  没有陷入产业空心化

  日本的金融机构增强了风险防控意识,既没有把金融交易看作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更未将金融衍生品视为“会下金蛋的鸡”。

  第一,日本制造业依然发达,利润产出能力强,有效地提升了就业率,带动了社会消费。二战之后,基于本国资源匮乏和经济结构狭窄的现实,日本确立了两头在外的经济发展模式。在这种典型的出口驱动型模式下,日本本国制造业迅速发展并繁荣起来。近年来,伴随产业转移的进程,日本在本土重点保留并发展了宇航、航空、微电子、精密机械、仪表、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技术、低能耗、低污染、高附加值的工业体系,为日本保持强大的出口实力以及在全球制造业中的竞争优势奠定了扎实基础。

  从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可以看出,日本、德国、法国是发达经济体中率先实现复苏的国家,而制造业发达是其共同的特点。日本完备的国民工业体系、较为充分的就业保证了较高的社会产出水平和较强的出口能力,这样即使在危机状态下也能迅速恢复对外贸易的总量,日本的抗风险能力明显优于“过度金融化”的部分国家。同时,在产业转移的过程中,日本通过投资、合资、资本运作等方式在对象国设置了大量工厂、企业和经营渠道,将对象国的部分工业、企业逐步整合到日本的经济网络中,通过核心零部件及技术的供应,调控对象国企业的生产与销售,并通过与日本母公司的复杂关联交易将大部分利润再投资或者转回本国。

  第二,日本没有大力发展金融衍生产品,实现金融业的超规模扩张,从而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金融风险的集中爆发。日本在金融业经历了20世纪90年代初泡沫经济破灭的洗礼后认为,金融体系流动性的泛滥不仅会导致金融危机,而且会引起实体经济的衰退。因此,日本的金融机构增强了风险防控意识,既没有把金融交易看作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更未将金融衍生品视为“会下金蛋的鸡”。日本银行业的业务重点是为企业高速发展和扩张提供融资,而并非投身于金融衍生品市场。

  因此,在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中,较为保守和谨慎的经营理念使得日本的金融机构对高负债、高杠杆的运作模式以及高收益、高风险的金融衍生品持有警惕态度,从而避免了金融风险的集中爆发,保持了日本较强的融资能力,削弱了债务危机爆发的可能性。

  庞大的外储和国民自持债券的投资习惯

  降低了债务危机爆发的风险

  在庞大的外储支持下,任何在国际上抛售日元债券、进行做空操作的交易都不大可能成功。

  2011年7月份,日本的外汇储备规模达到了1.14万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二。在如此庞大的外储支持下,任何在国际上抛售日元债券、进行做空操作的交易都不大可能成功。另外,与美欧不同的是,95%以上的日本政府债券被国内长期投资者如银行、财阀持有。即使外国投资者持有的5%部分也主要是由各国央行及其他固定投资者持有,主要用作避险投资。截至2010年,各国央行所持日元债券占国外投资者所持日元债券的58%,达到10年来的新高。这表明,国外战略投资者对日本的主权债务充满信心,这进一步降低了市场抛售、拉高收益率的可能性。

  反观希腊,近三分之二的公共债务为外国持有,在“无标的CDS”这种金融衍生产品强大的利益诱惑下,导致做空欧元债券的交易盛行,从而在市场和技术面上将主权债务问题国家的债券推上了不归路。

  最后,我们可以从欧美债务危机的成因反观日本短期内不会爆发类似危机的理由。美国债务危机的成因较为直观,主要是围绕“国债发行上限”这一问题展开的。欧元区债务危机的爆发更多的是制度上的原因,即统一的货币政策与各成员国独立的财政政策相背离。而就日本的现实来看,无论是从财政与货币制度的完善程度,还是从政治斗争的激烈性,目前都不具备爆发类似欧美主权债务危机的可能性。不过,随着日本家庭储蓄率的持续下降,以及政府赤字和债务的不断攀升,日本政府的债息负担也会越来越重,仅2011年,日本政府国债还本付息支出将达到21.5万亿日元。未来,随着日本社会老龄化问题的日趋严重,福利支出会进一步加大,而社会产出则有可能降低,届时,爆发主权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将会上升。

  中国财经报  2011年11月17日

 
(责任编辑:赵松)
相关新闻
  推荐
  专题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