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网 | 日文版 | 回顾           政治 经济 评论 科教 I T 社会 生活 日企

频道精选

>>中国青年代表团成员谈访日感受

>>国家主席胡锦涛10日在日本关西地区参观访问

>>胡锦涛同日本天皇明仁话别(图文)(图)

>>胡锦涛会见日本支持北京奥运会议员联盟领导成员(图)

>>胡锦涛主席参观横滨山手中华学校(图文)(图)

>>西方视角看日本:"日本年轻人能崇尚'敌国'文化"(图)

>>胡主席访日将有力推进中日民间交流

>>日本大使馆举办中日青少年友好交流年招待会(图)

>>日本侨报社评:迎接圣火  促进交流

>>东京都日中友好协会副会长西园寺一晃访谈录(图)

更新时间:2008年05月15日08:27

全球视野下的胡锦涛访日

5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东京同日本首相福田康夫举行会谈。 新华社记者 兰红光 摄




    如果说中美关系影响21世纪世界的和平与稳定,那么在这个世纪,中日关系将影响世界合作与繁荣的质量与状态。

    2008年5月6日~10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日本之行,无疑是给两国关系注入活力的开拓之旅。两国首脑互访机制的恢复和确立是拉动目前中日关系的最大动力,在经历了小泉执政5年两国关系的低迷之后,当前的中日关系正因为胡锦涛的访日而展现出“暖春”的生机,让人们对全球视野下的中日关系充满期待。 

    中日关系与“新亚洲主义” 

    中日关系的复杂性决定了双边交往既合作、又竞争,既冲突、又充满希望。这一关系的理论和历史经验都证明,要在这样的关系中理清头绪,并能有所作为,最重要的拥有是一种“新亚洲主义”——东亚国家共享的历史与文化情感,以及基于这一情感萌生出来的对未来亚洲和平与繁荣共同的认知与亲近。 

    之所以把这样一种观念称为“新亚洲主义”,借用外交部副部长王毅的话来说,东亚的未来不是单纯的过去200年历史的延续,而是过去2000年历史的延续。基于这种文化与历史延续,中日两国对于各自的差异,本质上应该拥有超越其他国家关系的那种尊重和理解。 

    过去200年,如果说日本怀有某种亚洲主义,那它在很大程度上是扭曲的。比如,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偏执于“脱亚入欧”,狂妄地视亚洲和中国为“草芥”;二战之后,日本没有明确的自主国家定位,卑微地将安全托付给日美同盟。 

    “冷战”结束后,日本国内各种思潮空前激荡。上世纪90年代初,代表日本“新国家主义”觉醒的小泽一郎提出了著名的“普通国家论”,而今天担任日本民主党党首的他,却成了自民党右翼势力主张修宪的重要反对者。从目前日本国内的政治光谱来看,当年被视为日本右翼的小泽以及中曾根康弘,今天都已是温和派的代表。 

    未来的日本如何进行国家定位,如何从二战后软化国家意识的和平主义转向势不可挡的追求国家荣誉与力量的“新现实主义”,仍然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这一变数在二战结束这么多年的今天,走向军国主义复活的可能性已非常低。 

    即便如此,决定中日关系未来的最重要因素也不是经济,而是彼此的安全与战略选择。日本的安全与防务战略需要“新亚洲主义”。今天的日本已经离不开亚洲。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日本经济利益的“根”已然“亚洲化”。但是,今天的日本,政治思想和价值认同的“根”并没有“亚洲化”。 

    福田康夫政府在推动日本外交发展上最重要的贡献,是通过改善与中国和亚洲邻国的关系,让日本经济与价值的“根”能够尽可能“自然相连”,但是面对中国的快速发展以及由此伴生的日本民族主义思潮的复兴,其防卫与战略选择依然还处于转型之中。着眼于全球市场和全球角色的日本,还是“根”在西方。日本外交今天最明显的特点不是“新亚洲主义”,而是强调西方价值、制度与权力结构主导下的“全球主义”。 

    持续稳定的中日关系需要“新亚洲主义”。如果没有“新亚洲主义”,在全球生态、环境、能源、资源等领域,中日合作不可能真正起步,中日关系也不可能真正顺应世界的期待。

    然而,中日关系又是21世纪最富有希望和潜力的双边关系。塑造21世纪国际关系新时代的各种积极趋势,在中日关系中又都普遍存在。从两国日益不可分离的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到2007年已经达到600万人次的广泛的双边交流;从不可阻止的区域经济合作,到两国经济运行模式的互补;从生态、环境保护上两国的和谐同存,到2000年历史交往而形成的深厚文化沉淀;从共同的由儒家文化而产生的“东亚企业精神”,到作为世界第二和第四大经济体对亚洲和世界繁荣与稳定应该担负的共同责任;中日之间理应为了两国及人类的未来携手合作。 

    对于这样一种复杂而又具有戏剧性的中日关系,审视的立场和角度绝对不能是单一化的。 

    福田政府处理对华关系的务实立场令人尊敬。虽然在此次胡主席访日过程中,福田首相对两国关系的未来表现得比较“低调”,但其一系列做法是值得称道的。例如,明确反对参拜靖国神社,不去揭这个中日关系中最大的“疮疤”;强调只有深刻反省历史才能更好地避免重蹈覆辙;即便两国关系的实质性争议未能解决,依然强调首脑互访;主张价值的普世主义,但又尊重东亚国家根植于历史与传统的价值。 

    最近,中日在东亚经济区域化进程中的合作有了新的发展,中石油和新日本石油建立了合资公司开发石油的精炼项目,中日韩与东盟10国决定共同抵御金融风险,中日韩三国在应对沙尘暴上组织了共同研究。这一系列利好消息无疑显示了中日双方在政治关系改善的同时,经济合作出现了深入发展的良好势头。 

    日本对于中国将做什么样的战略性回应?21世纪以来,人们已经看到三种方式:一是小泉模式,即日本外交继续坚持日美主轴,罔顾国内民意实行亲美主义,不惜激化中日历史冲突;二是安倍模式,在继续保持对美关系优先的前提下,提升日本的国家能力,通过撕裂亚洲区域政治的“价值外交”来抬升日本的“美丽国家”形象,不惜在战略上疏远中国;三是福田主义,继续坚持西方价值的同时尊重亚洲基于历史与传统的基本价值,将日本与中国等亚洲国家关系的改善列为日本亲美政策的“平行线”。 

    “新亚洲主义”鼓励日本的全球角色,但同时要求日本增强对亚洲合作与繁荣的促进作用,从国民情感到利益诉求上接纳在制度、发展水平及安全关注上与其有所不同的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如果日本得不到中国和亚洲国家的真正认同和接纳,那么两国关系在全球合作中的潜力与前景就难以真正实现。“全球之行,始于亚洲”,日本的“全球大国”角色必须从亚洲开始,从稳定的中日关系开始。 (朱锋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环球》杂志  2008年05月15日

5月8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发表重要演讲。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摄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_mail: chenjj@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363610 传真:010-65368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