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4日    人民网日文版
现在位置: 日本频道>>评论
更新時間:2009年11月04日16:00

东亚共同体:金融危机炒热的一盘冷饭


  翻炒了近半世纪的冷饭

  2009年,日本政坛出现了五十年未有之变局,政党轮替之后,新首相鸠山由纪夫与外相冈田克也组成的政治二人组把东亚共同体这盘冷饭给炒热了起来。

  说东亚共同体是一盘冷饭,是因为东亚共同体并不是一个新鲜出炉的名词。

  1967年8月8日,由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印尼和新加坡组成的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协会成立,这是一个中小国家的结盟,虽然成员的国家影响力都相对较少,但是,这却是东亚地区国家整合的一个开始。

  1990年,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提出建立一个只由本地区国家组成的“东亚核心经济论坛”,而当时的国际情形是,整个世界处在冷战格局即将崩溃的政治动荡之中,美国独秀于世界,日本独秀于亚洲,这两个拥有良好自我感觉的国家不可能对这样一个地区性政经组织感兴趣,因此,这个论坛未能启动,沦为一个乌托邦式的政治构想。

  而出人意料的是,两次金融危机的发生却使得东亚政经一体化的构想越来越接近现实。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深受其害的东亚国家开始考虑加强交流与对话,来应对金融危机的冲击,这年年底,首次“东盟+3(当时是9+3,后来发展成为10+3)”领导人非正式会晤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这只是一次东亚与东南亚主要国家之间的非正式政治对话,却揭开了东亚地区政治经济整合的序幕。

  自此之后,东亚共同体的概念开始慢慢浮出水面。2000年11月,在新加坡的第四次10+中3非正式首脑会议上,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在接受世界新闻传媒采访时说,他不能排除现在每年和中日韩三国举行的磋商,最终会导致正式建立一个东亚集团。2002年,“10+3”领导人会议通过了东亚研究小组(EASG)提出的建立“东亚共同体”报告。2003年底,日本和东盟举行特别首脑会议,会后发表的《东京宣言》也确认了建立“东亚共同体”这一目标。

  2005年前后,关于东亚共同体的讨论多了起来。不过,对于建立一个怎样的东亚共同体,本地区最具影响力的中日两国都各有各的看法,中国希望讨论建立未来东亚共同体的场合应该是“10+3”会议;而出于牵制中国在本地区巨大影响力考虑,日本力主将意识形态与日本相近的澳大利亚、印度、新西兰等国拉起来,以“稀释”中国的影响力。2005年,中日之外的东亚第三经济大国韩国总统卢武铉也提出类似建立东亚共同体的构想,但是,在中日各有想法的时候,韩国的构想不获热带响应也就成为必然了。中日争执的结果使得东亚共同体一事在此后数年间出现了僵持。

  群雄逐鹿各有盘算

  而美国金融危机的出现再次改变了事情的进展。金融危机让昔日风光无限的美、日两国先后发生政党轮替。日本的民主党在日本社会求变的背景下成为执政党,在前有美国压制后中国追赶的国际形势下,检讨“脱亚入欧”路线,希望中美之间争取到更多的发言权,以此最大程度的维护日本的整体利益,这成为日本新内阁积极推动东亚一体化的最大动力。

  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东亚共同体能否像欧盟那样取得成功,却并不完全由本地区的国家来决定,美国是一个重要的外在影响因素。

  两次金融危机,都是美国人给亚洲以巨大的伤害,当亚洲试图建立起一个一体化的政经组织时,仍然主导着东亚地区秩序的美国显然不会善罢甘休的,也正是因为美国因素的强势存在以及对共同体的非正面作用,使得这次炒热东亚共同体概念的日本二人组出现了表达上的不同,首相鸠山的表达中不排除美国因素的介入,而外相冈田的表达则将美国排斥在东亚共同体之外。

  事实上,东亚共同体这一名词自从诞生至今,从来就没有一个各国达成共识的具体外延与内涵,东亚共同体到底有多少种解释呢?中日韩各有一种,中日都想成为这个共同体的主导者,韩国则期待通过共同体的形式获得与中日相近或相等的地位,而东盟各国则希望以一个整体的力量使得东盟成为东亚共同体的核心,传统东亚地区之外的澳大利亚则把东亚共同体概念扩展为亚太共同体,试图将更多的国家包括进来。

  对于东亚共同体的外延与内涵,美国显然有自己的看法,美国并不希望在亚欧大陆东部有出现一个像大陆西端那样的共同体。但是,如果这种共同体非要出现,美国自然会希望这个共同体的外延与内涵里面有自己的影响存在。

  我们今天看到东亚共同体至少有五六种版本,如果随着经济的发展与时代的需求,东亚地区的政治经济整合必须要有一个共同载体出现的话,那么,在如何推动这个共同体的实现之前,亚欧大陆东部的各国首先要做的是就这个共同体的外延与内涵形成一个共识。

  中国可以加点热

  对于普通中国人来讲,提到东亚共同体一般是不怎么感冒的,尤其是当这个词由日本政界来强调时,很容易让我们想起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大东亚共荣圈”,因此,许多中国人对于东亚共同体持有一种怀疑甚至是抵触的心态。

  不过,看待一个事物,需要有客观的角度与理性的立场,对于中国来说,决定对一件事情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有一个最主要的考虑因素,那就是如何做才能让这件事符合中国的整体利益,因此,在看待东亚共同体这件事情上,我们不必局限于一些形式上的东西。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但是不能只停留在历史之上。

  对于中国来说,如何根据本国的利益来确定东亚共同体的外延与内涵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不把精力停留在问题的表面与形式之上,扎实地开展实际工作,加强与东盟的10+1交流,加强中日韩三国之间的交流,推动整个东亚地区的经济整合,继而再考虑政治上的深层对话与交流,这是更重要的事情,我想,这也是中国为什么会超乎寻常的响应日本提议的原因,中国没有把精力限于东亚共同体的壳的争议上面,而是应该从这个壳的里面寻找对中国有利的东西。
 
  人民网  2009年11月02日

 
(责任编辑:陈建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话日本
  专题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