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网 | 日文版 | 回顾           政治 经济 评论 科教 I T 社会 生活 日企

频道精选

>>东京汉语角举行创办一周年纪念交流会(图)(图)

>>纪念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30周年  两国人士谈中日关系(图)

>>专访日本第139届芥川奖得主杨逸

>>洞爷湖畔观云涌 南北对话写新篇

>>国际观察:从洞爷湖峰会观世界风云

>>日本长崎竖碑纪念33名中国遇难劳工

>>八国首脑 六个“跛鸭”? 

>>俄美总统笑聚洞爷湖(图)

>>组图:日本妇人卢沟桥下跪谢罪(图)

>>日本趁峰会开展非洲外交 或意在争取"入常"支持

更新时间:2008年08月07日14:02

日本女性文学彰显婚恋新取向:用“心”恋爱




    近来,日本的女性文学有一个突出的特点,那就是特别关注身处“婚外恋大国”的女性将何去何从。无论是川上弘美新作《风花》中刻画的心理自强,还是直木奖新科《去矿井》中描绘的用“心”恋爱,都有别于以往日本恋爱小说所充斥的婚外恋中肉欲的一面,彰显出日本女性新的婚恋取向。

    最近刚刚出版的女性小说代表作家川上弘美的新作《风花》,再度引发了人们对于女性如何走出婚外恋困境、找回自我的思考。作品中的女主人公日下是位33岁的家庭主妇,正经历着婚姻的“七年之痒”,面对丈夫已有外遇这一难以接受的事实,她开始痛苦、迷茫,继而冷静、思考,直到主动去找丈夫的情人,从软弱走向了坚强。

    为了找回失去的感情,日下外出旅行、工作,找人排遣心中的苦闷,这反而使她走出了单调的主妇生活,建立起新的人际关系。小说刻画了一个面临婚姻危机的女人痛苦的成长过程,也对成千上万受婚外恋困扰的日本家庭主妇有着深刻的启示作用。

    日本评论界认为,自2000年“男女共同参与社会基本法”实施之后,女性走出家庭、参与社会竞争的热情空前高涨,她们的思想意识和生活方式也随之发生了变化。然而从家庭主妇到“社会人”,角色的转换以及新的人际关系,必然带来心理上的阵痛,时下日本女性文学突出心理自强,在某种程度上能帮助处于转型期的女性超越“成长的烦恼”。

    无独有偶,现年47岁的女作家井上荒野前不久全票摘得直木奖桂冠的小说《去矿井》,也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了日本女性面临婚外恋的情感抉择。日本媒体称,这部作品最大的特色是女主公用“心”恋爱。

    作为一部探究恋爱本质的女性小说,《去矿井》刻画了两位性格迥异的女性形象。主人公“我”是位30刚出头的小学保健老师,与当画家的丈夫从东京来到长崎县的一座产煤小岛居住。她爱着丈夫,可一见到新来的年轻音乐老师石和就心旌荡漾,只是从未表白。

    “我”以“女性”特有的方式,用“心”去品尝恋爱的滋味。“我”有一个性格奔放的同事月江,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后来也对石和心生好感。不过,她采用的却是“女人”的方式——跟石和睡觉。

    日本文艺评论家川本三郎说,“我”的恋爱是“独白式”的,而月江的恋爱是“对话式”的。《去矿井》折射出日本女性新的恋爱取向,那就是更注重自己内心的感受。“我”最终也没有“去矿井”,因为那里有的或许只是充满危险的美丽。

    婚外恋在日本较为普遍,称其为“婚外恋大国”也并不为过,渡边淳一甚至说,移情别恋其实并无对错,这只是人的一种本性,而一成不变的爱也并非就是好事。由此看来,婚外恋似乎成了日本人的一种“恋爱文化”,然而《去矿井》中的主人公却与此有所区别,如果说她也是婚外恋的话,那么她只是用“心”去恋爱,发乎情,止乎礼,绝不越雷池一步。

    直木奖评委平岩弓枝在代表全体评委进行讲评时,称作者在刻画女主人公如何围绕两位男性抑制“心灵晃动”时的笔致非常精妙,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几乎完美。她还特别指出,近年来日本的小说有一种倾向,那就是过于强调立意和素材的趣味性,以及作品的影响力,希望能有更多像《去矿井》那样“虽然身处忙碌的现代社会,却依然在执著地追求内心畅快”的作品。

    东方早报  2008年8月7日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_mail: chenjj@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363610 传真:010-65368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