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5日    人民网日文版
现在位置: 日本频道>>社会
更新時間:2010年10月25日16:32

日本妻子眼中的中国丈夫:勇于认错 顾家的好男人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在日本,中日间的国际婚姻非常普遍,最近13年以来,在日本的中国人和日本人结婚数字,一直占日本人和外国人结婚件数之首,2009年达13716对,不仅中国女子越来越受日本男子的喜欢,中国男子越来越受日本女性的青睐。

  而日本女子为什么愿意和中国男性结婚,他们在相爱、结婚,以及一起生儿育女,培养后代的过程中,遇到了怎样的艰辛与快乐,误解与理解?不同的文化与语言的背景,是成为了他们生活的动力还是阻力,针对这些在中日国际婚姻中必然会遇到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几位华人男子的日本妻子,她们为记者讲述了她们真实的故事和感受。

  一、设身处地才能互相体谅

  佐藤真生子是在日华人艺术家关山大拙的妻子。关山大拙告诉记者,他于1985年来日,1986年进入日本大学艺术系学习,他的妻子佐藤真生子是他的下级生。关山大拙和佐藤都是学雕刻的,刀、斧、电钻、电锯都是不可缺少的工具。但这些工具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时很难得心应手,有时用飞快的电锯切割粗大的木头,还是很可怕的。关山大拙是个喜欢助人为乐的人,看见娇小的学妹佐藤有时力不从心,就尽量帮助她,一来二去,两个人互相有了好感,而最终使他们走到一起的因素中,还有一段“小狗为缘”的佳话。

  1993 年,关山大拙从日本大学毕业后,有一天突然接到学妹佐藤的电话,问他要不要小狗,说这条狗是在航空公园里捡来的流浪狗。当时关山大拙和佐藤正处于“培养感情”的阶段,因此一口答应了下来。晚上,佐藤又来了电话,问他养不养狗,在日语中,养狗的“饲”和买狗的“买”是同音的,大拙听了电话不由地吓了一跳,以为是佐藤学妹让他买狗,他当时才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生活比较拮据。他不由得暗暗地想:这个学妹怎么这样会算计?早晨来电话还问我要不要狗,现在却在问我买不买狗,在日本买一条狗,少说也要五万,怎么办呢?思忖了半天,大拙想:现在正在培养感情阶段,“准女朋友”说出一句话怎好拒绝,大拙一拍大腿,买就买了,他咬了咬牙,答应了佐藤。那天晚上学校里开晚会,关山大拙对其他的日本人说起此事,那人立刻明白了大拙是将“喂养”听成了“购买”,不由地哈哈大笑,当他向大拙解释了这桩事情后,大拙不由的也开怀大笑了起来。

  从此以后,佐藤常到大拙这儿来看狗,他们之间的交往也越来越密切,终于在1994年结成伉俪。我来到大拙家时,看到了他们的媒人,一条小黑狗,它现在已经11岁了,仍然活泼可爱,对人亲切无比,很像它的主人们。

  佐藤真生子对记者说:她现在正在美国生活,和大拙的母亲住在一起。在日本的时候,她和大拙说日语,那时她没有考虑过语言的问题。当时她认为:丈夫说日语是理所当然的事。虽然大拙来日本很长时间了,但是在微妙的地方,还是和日本人有差别的。在夫妻间遇到微妙的问题不能互相理解,不能完全表达时,就会生气。这次来到美国,真生子需要用汉语和大拙的母亲交谈,她现在的立场和丈夫大拙一样了,这才使她理解到:用一门外语和别人交流,是一件多么难的事!她开始理解大拙,知道他克服了多少艰难,也从心里感谢大拙,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丈夫。

  佐藤真生子说:现在她认识到,在国际婚姻中,必须理解文化和习惯的不同之处,就是同一个国家的人,也有习惯不同的,更何况是不同国家的人。

  记者问真生子:在经济上,中国和日本有一定的差距,您会不会感到在金钱感觉上你们之间会有不同点或龃龉?真生子说:因为我和大拙都是艺术家,和普通的上班族不同,收入是不固定的。有时会很节省,有时也会花得很多。

  大拙在生活上不喜欢浪费,如他不喜欢明明吃不了还买许多食品,有时都变质了。还不喜欢买许多衣服,若没有地方放就成了障碍物。我在以前买东西喜欢多买,但是和大拙结婚后,我觉得他的这个习惯是一个很好的习惯,也在这一点上向他学,不再买不需要的东西了。

  记者问:在教育孩子上面你们是否会有什么冲突? 或者是有什么心得?

  真生子说:我们现在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大女儿小草喜欢画画。她能发展成什么样子?现在还无法估计,因此我们对她的教育并不是教她什么,而是让她自由地发展,让她充分展示自己的可能性。她画画也没有什么样本,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给她准备画画的材料和工具,并不教给她什么技术,颜色也只给她四种颜色,也就是红、黄、蓝、白四种,让她用这四种颜色调出她自己喜欢的颜色。如果把所有的颜色都交给她,她就会失去调色的能力。

  对于小草的弟弟,主要是大拙教他认汉字,把汉字做成卡片,像游戏一样,教他认汉字。他在没上学前就认识了许多汉字,现在上学以后,学起来就非常轻松。

  总之对这两个孩子我们一般只要求他们做一件事就要做完,如小草画画时,画得好坏暂且不论,但是一定要画完。这种习惯也使他们在上学以后对于所有的学科都有一种“一定要完成”的意识,因此他们在学校的成绩都很好。我们只要培养了他(她)某一方面的才能,其它方面的才能也能随之成长,在这点上我和大拙是一致的。

[1] [2] [3] [4]

 
(责任编辑:明月)
相关新闻
  网友话日本
  专题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