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6日    人民网日文版
现在位置: 日本频道>>社会
更新時間:2011年04月26日08:27

日本的“夫妻同姓”制度再遇挑战

 
  在日本已经延续了113年的夫妻同姓制度近来遭遇空前挑战。2011年2月14日,有五名日本人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以日本《民法》中结婚时夫妇一方必须改姓的规定违反了“宪法第13条关于尊重个人、第24条关于两性平等的条款”为由,将日本政府告上法庭。这五名原告中,有三人是婚后使用原来姓氏的女性,她们认为夫妻同姓的规定使她们在使用护照、驾驶证、信用卡等证件时屡遭麻烦。还有一对夫妻是因为用各自的姓氏提出结婚申请时没有被受理。原告认为,《民法》的相关规定侵犯了个人尊严和男女平等的权利,给他们带来了精神上的痛苦和损害,要求政府支付600万日元的赔偿费。这是日本国内首起以违宪对《民法》中夫妇同姓规定的诉讼,引发了日本国内对夫妇同姓制度的热议,也吸引了国外媒体的普遍关注。

  夫妻同姓:已延续了113年

  夫妻同姓指的是结婚时一方必须放弃原有姓氏,改用配偶的姓氏。日本的夫妻同姓制度可追溯到1898年制定和实施的《明治民法》。二战后,日本在1947年制定和实施了以尊重个人尊严和男女平等为基本理念的《日本国宪法》,且依据宪法精神对旧《民法》中的传统婚姻制度进行了改革。然而,1948年实施的新《民法》第750条规定,“结婚之际,夫妇必须选择使用丈夫的姓或妻子的姓作为夫妇共同的姓”,夫妻同姓制度依然予以了保留。同年,修改后的《户籍法》施行,虽然户籍登记时将过去的以户主和家庭成员为单位改为了以个人为单位,但仍规定夫妇、子女的姓氏要一致。

  按照日本的现行规定,夫妻结婚后,必须选择丈夫或是妻子一方的姓氏作为夫妻共同的姓氏,否则将无法办理结婚登记。而且在婚姻存续期间,户籍登记、办理驾照等都需要夫妻双方是同一个姓氏。这一法律不仅适用于日本人,还包括加入日本国籍的外国人。在现实生活中,那些不愿改变姓氏的夫妻只好采取“事实婚姻”或“通称使用”两种方式。“事实婚姻”就是不向政府部门递交婚姻登记申请,而直接生活在一起。“通称使用”则指结婚办手续时按夫妻同姓登记,但婚后两人仍分别使用原有姓氏,俗称“旧姓”。然而,这两种做法都存在很多问题,“事实婚姻”不受国家法律保护,也享受不到已婚者应得的各种福利,而且养育孩子的权益也会受损。“通称使用”则通常会因为难以证明自己的原名与婚后的名字代表的是同一个人,而陷入证件麻烦。另外,按照夫妻同姓原则结婚的夫妻,在离婚时,妻子是改回原来的姓氏还是继续使用前夫家的姓氏,也是件麻烦的事。   

  赞成派和反对派势均力敌

  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围绕夫妻同姓的问题就出现了各种不同的看法。在是否修改《民法》中关于夫妻同姓的条文上,日本的国会议员分成了赞成派和反对派。赞成派认为夫妻别姓是尊重男女平等、尊重个人姓氏自由的表现,而反对派则认为夫妻同姓是日本的传统,夫妻别姓可能会加速家庭的崩溃。

  90年代,有人向国会提出了“可选择夫妻别姓制度”的议案,该议案指的是夫妻在结婚时可以按照所商定的姓氏进行选择:丈夫可以随妻子姓氏、妻子也可以随丈夫姓氏,或者各自仍保留婚前的姓氏。当时,以民主党为首的一些政党和团体为修改现行姓氏制度进行了很大的努力。在一些阁僚中也出现了夫妻别姓制度的积极倡导者和推动者,例如,曾担任过法务大臣的千叶景子和曾担任消费者行政、少子化对策、食品安全及男女平等事务的担当大臣福岛瑞穗都是夫妻别姓的呼吁者。据日本法务省的统计数字显示,旨在修改《民法》中夫妇同姓条款的提案曾先后被提出过20多次,但由于保守派的国会议员们担心此议案一旦通过,日本传统家庭制度将会遭受巨大冲击,故一直未获通过。法务省也认为此议案与婚姻制度和家庭制度密切相关,应在充分了解国民意愿的基础上慎重推进。因此,至今该方案仍处于论证和讨论阶段。

  2009年8月,民主党在赢得众议院选举后开始重新推动《民法》修改议案。一些民间团体也开始推动“可选择夫妻别姓制度”的法制化,知识女性、职业女性要求修改这一立法的呼声更是越来越高。但与此同时,仍有相当多的党派和团体不赞成修改夫妻同姓制度。2010年3月,来自日本各地的5000人参加了在东京的一场集会,反对修改“夫妻同姓”的《民法》,他们成立了“反对夫妻别姓、维护家庭纽带的国民委员会”,发起了500万人的签名运动,希望获得半数以上的国会议员的支持,共同阻止“可选择夫妻别姓制度”议案的通过。

  日本的普通民众特别是女性民众在是否修改“可选择的夫妻同姓”制度时,也分成了好几派。支持派认为,改随夫姓令女性感觉是依附于丈夫存在的,缺乏自我认同感。反对者则认为,随夫姓是日本的姓氏传统,也是一种美德,应予以保留。还有一些女性则表示无奈,认为即使法律作了修改,可选择夫妻异姓,她们也还是会选择随夫姓,因为使用旧姓会在亲子关系、财产继承等方面造成麻烦,也容易引起家庭纠纷。

  不过,在2001年8月,日本内阁实施的一次“可选择的夫妻别姓制度舆论调查”中,赞成夫妻别姓的比例首次超过了反对者,特别是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女,赞成者超过了80%。30多岁的女性中也有90%以上的人希望修改《民法》。    

  女性觉醒要求结婚不改姓

  在当今世界,像日本这样将改姓作为结婚要件之一的国家确实少见,即便在遵循“妻随夫姓”的西方社会,夫妻同姓也非强制,倘使女性婚后改姓,其原有姓氏也会保留下来使用。在与日本同处于东方文化圈的亚洲邻国,像中国和韩国,已婚女性都被允许使用独立姓氏。在这一点上,日本在国际社会明显处于落后地位。1985年日本在联合国制定的《消除对女性一切形式的歧视的公约》上签字,承诺在各领域消除对女性的歧视,创造男女平等的环境。20多年来,日本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也的确在消除对女性的歧视方面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但男女不平等现象依然存在,夫妻同姓制度就是其一。虽然,从法律层面来看,丈夫和妻子具有平等的选择婚后姓氏,即随夫姓还是随妻姓的权利,但根据日本传统,“妻随夫姓”仍是大家普遍的选择。调查显示,有近98%的妻子结婚时选择了丈夫的姓氏,而丈夫改姓的则只占很小比例。联合国消除妇女歧视委员会也曾谴责日本的夫妻同姓制度“带有歧视性”,敦促其“立即采取行动修改民法”。

  日本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流行“结婚是女性永久的职业”的婚姻观,以结婚为契机辞职做专职主妇成为大多数女性的人生选择。对那些结婚后相夫教子的专职主妇而言,夫妻同姓制度没有产生太多问题。但随着日本女性就业率的不断提高,现在,有相当数量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有一定的经济和社会地位,有些人还是某一领域的专门人才,也有相当数量的已婚妇女在养育子女之余或是待子女稍大之后,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因此,日本妇女在其一生中从事社会劳动的年限在不断延长。可以说,当今日本社会中纯粹意义上的专职主妇已比较少见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结婚时改姓对女性就业、工作业绩的连续性都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另外,随着日本社会个人主义观念的普及,日本女性的思想意识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她们认为,姓氏也是个人的权利,作为一种表达自我的符号,从出生起便使用的姓名倘使因为结婚而改变,会让人产生一种否定自我、失去自我的感觉。本次诉讼的原告之一、日本富山县原高中教员塚本协子在法院上这样说,“当我死去的时候,我希望使用的是自己的名字!”。(胡澎)   

  《世界知识》  2011年4月26日 

 
(责任编辑:赵松)
相关新闻
热点

本网与NHK联合推出地震特别报道:日本7天
  推荐
  专题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