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7日    人民网日文版
现在位置: 日本频道>>文化
更新時間:2008年12月07日16:51

台日情结纠缠:老人的错置乡愁与年轻一代哈日

《海角七号》以两段相隔六十年的台日爱情故事为主轴

  新加坡《联合早报》6日刊发署名“沈泽玮”的文章《台日情结的纠缠》说,台湾受日本殖民统治50年之久,桃太郎残留下来的长长的影子,在台湾社会多处可见。文章引述学者的话说,不同时代和族群的台湾人对于日本有不同的情感,不同的想象,不能一概而论。

  上周参访花莲,这个地方被喻为是台湾最后一片净土。到了无毒农场,吃了可口的无毒菜;参观了湿地农园,学会用叶子做餐具;走进了客家乐活小铺,学用兰花指做客家擂茶。

  吃吃喝喝,其实整个旅程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湿地农园里,观赏自然生态的捕鱼示范。

  同行的一名日本记者自告奋勇,卷起了裤管,下池去和花莲老先生一起捞鱼。只见老先生豪不费劲地说着日语,一老一少一起撒网捞鱼、亲切交谈,完全没有语言上的隔阂。眼前这一幕让不谙日语的人深感错置,以为飞到了日本的某个小镇。

  其实这也难怪,台湾受日本殖民统治50年之久,桃太郎残留下来的长长的影子,在台湾社会多处可见。不只六、七十岁以上的老伯伯能说流利日语,连一般生活用语,流行文化、甚至是地名,都有东瀛人踏过的足迹。

  例如年轻人爱去的西门町,“町”字明显是日治时代沿用下来,其他如南部的“打狗”被改成“高雄”(日文念ta-ka-o,和中文的打狗相似)、 台北市的艋舺被改成“万华”(日文念man-ka)。

  平日交谈的用语上,常常听到称呼中年妇女的“欧巴桑”、中年男子的“欧吉桑”。另外还有“拖拉库”(truck,卡车,日文片假名方式念出)、“卡哇伊”(kawaii,日文可爱的意思),去做头发,叫set-to(set,日文片假名方式念出),打乒乓球,球擦网而过,叫net-to(net,日文片假名方式念出)。

  被日本占领统治半个世纪,照理台湾人应该恨日本人都来不及了,但一部分老一辈的台湾人却有一种错置的乡愁,反而从日本文化中找到了更多相似的生活经验,而年轻一代也形成了时髦的哈日族,深受日本时尚、电影、电玩等次文化熏陶。

  这种台日之间特殊的情感,外人要如何理解?

  对此,请教了台湾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所助理教授姚人多,他主要的研究兴趣就是台湾日治时代。姚人多说,不同时代和族群的台湾人对于日本有不同的情感,不同的想象,不能一概而论。对于受过南京大屠杀,打过八年抗战的人来说,日本人是邪恶的。对新一代台湾人来说,日本的产品充满美感,日剧、偶像剧如此迷人,年轻人怎么会跟台湾在日本时代的苦难,连结在一起?

  他也说:“日本殖民统治是比较特别的,有剥削、有打压,不过,他们也做了一些事情让台湾人民觉得是可以的,如基础建设、社会秩序这些,当然好处还是他们日本人拿去。但是到了1945年,蒋介石他们来了,他们对台湾人其实没有比日本人好。日本人走了之后,受过殖民时代的台湾人本来以为,他们有出头天了,但是没有。政治上、经济上他们还是没有机会,国民党来台湾之后,政治和经济上的利益分配,都是按照族群。”

  不同族群对历史的感受与记忆不一,或许就是台湾社会一个很典型的缩影,而历史的某个片断,往往能够通过电影反映出来。

  《海角七号》以两段相隔六十年的台日爱情故事为主轴,从爱情的角度去看历史,反映了动人的异国恋情也能在殖民时代的不平等氛围中滋长。所以,当传出片中的台日爱情关系可能引发“皇民化”的民族主义顾虑时,台湾舆论大多认为影片被过分政治解读。如果放下政治的有色眼镜,让电影回归电影的本质,它不过是一个特定时代所产生的爱情故事。台海两岸分隔六十年,大陆民众若能通过一部电影、两段台日恋情的带引下,认识更多台湾社会的种种,未尝不是件好事。

  来源:中新网

西门町
 
(责任编辑:杨洁)
相关新闻
  网友话日本
  专题
八国集团首脑会议7月7日在被誉为"北海道明珠"的日本洞爷湖开幕。
应日本国政府邀请,国家主席胡锦涛5月6日至10日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
★中日青少年友好交流年
“中日青少年友好交流年”是中日双方在两国大力培养友好事业接班人的一项重要交流活动。
★日本各界支援中国抗震救灾
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日本各界纷纷通过各种方式向中国政府和灾区人民表示慰问和支持。

更多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