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于10月22日至30日在东京六本木HILLS等地举行,共有来自76个国家和地区的975部电影作品参展。中国内地导演杜家毅执导的《转山》和中国香港导演彭顺执导的《梦游3D》将参与角逐。此外,张黎执导的《辛亥革命》和陈木胜执导的《新少林寺》入围了特别招待作品。王小帅执导的《我十一》、卢晟执导的《这里,那里》和中国台湾九把刀执导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等影片入围了“亚洲之风”。
东京国际电影节
  东京国际电影节于1985年首次举办,刚开始为每两年举行一次,1992年起改为每年举办。定于每年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举行。旨在发掘新人和奖励青年导演,要求正式参赛片导演的作品不能超过三部。因而入围导演多为新生代影人。已是一个获得国际电影节联盟承认,和戛纳、威尼斯等著名电影节齐名的、亚洲最大的电影节。是由日本映像国际振兴协会主办,亚洲最大型的电影节,是国际电影制作者联盟承认的长篇电影节活动。
竞赛单元影片
爆头(泰国)

爆头(泰国)

阿尔伯特·诺伯斯

阿尔伯特·诺伯斯

J.A.C.E.

J.A.C.E.

转山(中国)

转山(中国)

超脱(美国)

超脱(美国)

家(土耳其)

家(土耳其)

游戏

游戏

更好的生活(法国)

更好的生活(法国)

《特莉萨娜》(英)

《特莉萨娜》(英)

《不可触碰》(法)

《不可触碰》(法)

《长翅膀的猪》(法/德/比)

《长翅膀的猪》(法/德/比)

梦游3D(中国)

梦游3D(中国)

《啄木鸟和雨》(日本)

《啄木鸟和雨》(日本)

《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意大利)

《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意大利)

死者背负的罗盘(墨西哥)

死者背负的罗盘(墨西哥)

影片评委 电影节寄语
爱德华·R·普列斯曼 我很荣兴借担当本年度东京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的机会再次来到东京。1991年,我很荣兴的担任了那一年的青年电影节主席,那年我们将最高奖项授予了让·皮埃尔·热内与马克·卡罗导演的影片《黑店狂想曲》,而这两位后来也让他们的事业更上一层楼。现在捏指一数,二十年已过,这也是电影业的一次循环,所以我相信不论东京还是日本的电影业都已改变良多。我一直盼望着重新发现这位城市与这次电影节,相信借此机会重新与才华横溢的日本电影业重新联系到一起。

我很荣兴借担当本年度东京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的机会再次来到东京。1991年,我很荣兴的担任了那一年的青年电影节主席,那年我们将最高奖项授予了让·皮埃尔·热内与马克·卡罗导演的影片《黑店狂想曲》,而这两位后来也让他们的事业更上一层楼。现在捏指一数,二十年已过,这也是电影业的一次循环,所以我相信不论东京还是日本的电影业都已改变良多。我一直盼望着重新发现这位城市与这次电影节,相信借此机会重新与才华横溢的日本电影业重新联系到一起。

凯思·卡桑德 回到东京之后勾起我无数美好的回忆,遥想当年我们与山本耀司与和田惠美合作的《枕边书》,我认为这部影片是格林纳威在日本拍过的最好的作品。我已十年没有到过日本,所以我很高兴可以借此机会回到日本。同时,我也盼望着看着电影节组委会为我们选送的影片。

回到东京之后勾起我无数美好的回忆,遥想当年我们与山本耀司与和田惠美合作的《枕边书》,我认为这部影片是格林纳威在日本拍过的最好的作品。我已十年没有到过日本,所以我很高兴可以借此机会回到日本。同时,我也盼望着看着电影节组委会为我们选送的影片。

小林政广 从我的处女作开始,我便与东京电影节一路同行。在我的导演之路上,你们甚至可以说我的职业生涯由此开始。今年被选为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审查委员可以说是我的荣幸。我过去也做过一些电影节的评审,每次都会给我带来全新的惊喜,我相信电影永远会为你带来无限的可能。我希望可以在今年可以再次看到让我眼前一亮的作品,作为观众中的一员来感受电影,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观看那些影片了!

从我的处女作开始,我便与东京电影节一路同行。在我的导演之路上,你们甚至可以说我的职业生涯由此开始。今年被选为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审查委员可以说是我的荣幸。我过去也做过一些电影节的评审,每次都会给我带来全新的惊喜,我相信电影永远会为你带来无限的可能。我希望可以在今年可以再次看到让我眼前一亮的作品,作为观众中的一员来感受电影,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观看那些影片了!

玲子·克鲁克 导演构成剧情,演员塑造人物,而我则用技术创造出演员们的身体与面容。每部影片如何口碑如何,对每部作品我都会心存敬意,在被授予评审一职时我也将带着这份心情去品评每部作品。判断一件作品并非快事,实如踏虎尾而行。然而,就通过各国的影片去讨论每部作品中的艺术与文化而言,这也是一次相当好的机会,新的视点将会在不同的文化撞击之下出现交集。基于这种希望,这会增加热爱电影的人数也会使东京电影节再上一个新的台阶,我将会竭力全力全成这一重要任务。

导演构成剧情,演员塑造人物,而我则用技术创造出演员们的身体与面容。每部影片如何口碑如何,对每部作品我都会心存敬意,在被授予评审一职时我也将带着这份心情去品评每部作品。判断一件作品并非快事,实如踏虎尾而行。然而,就通过各国的影片去讨论每部作品中的艺术与文化而言,这也是一次相当好的机会,新的视点将会在不同的文化撞击之下出现交集。基于这种希望,这会增加热爱电影的人数也会使东京电影节再上一个新的台阶,我将会竭力全力全成这一重要任务。

范冰冰 当我是孩童时便梦想成为一名女演员,而现在我已经拍了十多年的电影了。我不仅现在生活在电影中,将来也会如此,感知其中的悲欢离合、世间万象,正是这一切给了我一种独一无二的精彩人生,这是其他职业无法给予的。我很幸运地在去年的东京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奖,而在今年我更为荣幸的可以参与其中,就是在此地,我得到职业生涯中的无上荣光,在这不仅可以让我将自己的智力发挥最大,也会增广个人的见识。我很兴奋,可以与在亚洲最有影响力的电影节上,与所有热爱电影的人联系在一起。

当我是孩童时便梦想成为一名女演员,而现在我已经拍了十多年的电影了。我不仅现在生活在电影中,将来也会如此,感知其中的悲欢离合、世间万象,正是这一切给了我一种独一无二的精彩人生,这是其他职业无法给予的。我很幸运地在去年的东京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奖,而在今年我更为荣幸的可以参与其中,就是在此地,我得到职业生涯中的无上荣光,在这不仅可以让我将自己的智力发挥最大,也会增广个人的见识。我很兴奋,可以与在亚洲最有影响力的电影节上,与所有热爱电影的人联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