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7日    人民网日文版
现在位置: 日本频道>>中日交流
更新時間:2012年11月19日17:22

独家专访莫言作品日文版翻译吉田富夫:(1)谈与中国文学渊源 

  



  人民网东京11月12日电(记者 孙璐 王艇 赵松) 日本京都。77岁的日本老人吉田富夫刚刚在自己家中翻译完了莫言的《天堂蒜苔之歌》,这是他翻译莫言的第8部作品。

  11月的一天,当我们采访完吉田富夫,从他在京都的家中出来的时候,脑海里不断思索着是什么力量让年近80高龄的老人勤于笔译。

  在这场莫言热潮中,作为驻外媒体的我们一早便开始寻找莫言与日本的联系,我们希望莫言的作品可以乘着诺贝尔文学奖这列快车经由日本,到达世界更多的地方,然后在那里生根发芽。

  我们的采访是在吉田富夫的书房里进行的,书房的墙上挂着吴昌硕等中国书画家的作品,茶几上则排放着吉田富夫的译作。吉田富夫穿着一件和式外套,跟我们说话时总是面带微笑,说到莫言和译作时也总流露出喜悦之色。

  吉田富夫1935年出生,1955年考入日本著名学府京都大学开始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学,选择中国文学作为专业则是出于对新中国的兴趣,这种选择在当时的日本年轻人中并不多见,但对于当时的吉田来说,新中国就是一个新世界。


  吉田富夫在日本广岛的一个山村长大,山村的生活经历正是他与莫言结缘的重要因素,这让他对莫言的作品有着强烈的共鸣,对莫言作品中蕴含的共通的人性有着很深的体会。

  在通过旅日华人作家毛丹青认识莫言之后,吉田富夫便开始投入到翻译莫言作品的工作中,截至目前已翻译并出版了7部莫言主要的长篇作品,第8部《天堂蒜苔之歌》刚于10月底翻译完毕,即将出版。

  吉田富夫是莫言日文版的主要译者,还曾翻译贾平凹的《废都》,对莫言乃至其他中国作家的作品得以在日本传播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采访开始后,吉田富夫用流利的中文回答了我们的提问,尽管他自己表示担心有些意思表达不够清楚,但我们依然从他的话语中听懂了他对于中国文学的挚爱、坦诚和期待。

  在被问到最想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的莫言说些什么的时候,吉田富夫说“保重,多多保重”。这是对莫言的鞭策,也是对商业气息日渐浓厚的中国文学界的鞭策。

  因为对毛泽东的新中国感兴趣而选择中国文学

  人民网: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中国文学的?选择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学,是出于怎样的想法呢?

  吉田富夫:大概在1955年前后,我先考进了京都大学的中文系,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中国文学。我实际开始做研究工作是在60年代中期,到如今已经半个多世纪了。

  选择学习中国文学跟当时的历史环境有关。当时新中国成立不久,对于像我这样的日本年轻人来说,新中国就是新大陆、新世界,当然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不是所有日本人都是这样想的。我当时比较年轻,对政治比较活跃,对毛泽东的新中国很感兴趣,因为这样的个人原因开始研究中国文学。

  人民网:当时跟您一样学习中文的日本学生多吗?

  吉田富夫:当时不是很多,京都大学来讲,文学部的学生每届大概150人左右,选择中国文学的学生最多不超过5个,人数寥寥无几。但是当时京都大学中文系老师的阵容是非常厉害的,主任是吉川幸次郎,语言方面的副主任是小川环树,两位都是世界著名的学者。只是学生不一定那么多,我同一年级中只有3位,我算是一个,还有一位是山本先生,他后来研究古典诗词,一直是研究苏东坡的专家,另外一位就是我的夫人。

  人民网:您在京都大学求学时接触过什么样的中国文学作品呢,当时有什么样的感想呢?

  吉田富夫:当然最感兴趣的是鲁迅,还有五四以后的民国时期的文学,也包括新中国成立之后像赵树理这样的作家的作品。当时的同学里面,绝大部分还是倾向于研究中国古典文学的,因为京都大学中文系是以研究中国古典文学为主的,所以像我这样研究五四时期以及新中国文学的还是属于少数,不太多。
  

                                                                  
吉田先生与莫言、毛丹青的合影


   《丰乳肥臀》里的母亲和自己母亲一样

  人民网:是什么样的想法让您决定开始翻译莫言的作品?

  吉田富夫:这个比较复杂。像大家知道的那样,中国先是进入毛泽东时代,后来开始文化大革命,之后又改革开放。每一段时期,作为在日本的年轻中国文学研究者也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

  我是上世纪60年代开始学中国文学的,当时我对文化大革命还是很感兴趣的,后来改革开放了,有了所谓新世纪文学。随着时代的进程,我的兴趣也有所改变。

  80年代中期,开始出现一批生于50年代的年轻作家,包括莫言,另外有张抗抗、贾平凹等一大批。我开始对他们感兴趣,陆陆续续看看他们的小说,其中就有莫言,对于他早期的《红高粱》,以及他的出世之作《透明的红萝卜》也都感兴趣。

  不过当时没有直接跟他接触,后来有那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京都大学的一个后辈,毕业后在日本一家出版社工作,跟我推荐莫言的《丰乳肥臀》,问我有没有把它翻译成日文的兴趣,我当然感兴趣,但是当时没办法认识莫言。幸好认识住在神户的毛丹青先生,经过他的介绍,我得以在北京直接见到莫言。我就是这样开始翻译莫言的作品的。

  人民网:通过跟莫言的接触,您认为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吉田富夫:这里面有很奥妙的内容。莫言经常说自己是农民,我也说我是农民,我们的出身一样。

  我在日本的农村长大,从小从事农活。我父亲是打铁的,莫言的周围也有类似的人,《丰乳肥臀》里就有打铁的,这部小说里母亲的形象和我母亲的形象一模一样,真的,不是我杜撰的。我开始认真翻译《丰乳肥臀》之后,完全融入莫言的世界了。

  我1997年3月份第一次见莫言,到现在14年了,越接触越感到亲近,可能因为同样是农民出身的原因吧。无这样的情况在日本学术界可能不多,算是巧合吧。

  人民网:您和莫言虽然都出身于农村,但是年龄上相差20岁,但是这个时间差距反映在农村的环境中是不是有很大不同?

  吉田富夫:年龄上有差距,但是农村的环境和小时候的经历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是可能和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

  现在日本的农村城市化了,中国的农村也城市化了,没有像我们小时那种乡村的味道了。好多东西现在都消失了,在我老家也是,我父亲不在了,早已没有打铁的了,莫言的高密东北乡也是这样。

  莫言小说里高密东北乡的气氛跟我广岛的老家是很相似的,不过我去过高密东北乡,和我老家根本不一样。我的老家是小河旁边一个很小的乡村,而高密东北乡是一大片平原,根本没有相似的地方,完全是两个世界。但是小说里面的世界还是很类似的,这个可能是在城市里长大的人不能体会的味道吧。

  >>谈莫言作品及诺奖效应
  >>谈中日间文学环境和寄语莫言
  >>专题:独家专访莫言作品日文版翻译吉田富夫

 
(责任编辑:刘戈、陈建军)
相关新闻
  原创推荐
  专题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