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1日    人民网日文版
现在位置: 日本频道>>政治
更新時間:2009年07月31日14:48

日本走向"两党制"还是新"派阀政治"?

    新华网7月31日电  从三名自民党前干事长率领百余名自民党议员要求召开两院议员会议(实际上是"逼宫"行为)到麻生首相低声下气公开道歉,及自民党"造反派"领袖中川秀直在"两院议员恳谈会"上与麻生上演握手言欢、"举党一致"的闹剧,10多天来的日本政坛不能说不热闹。 
 
    大选前夕"倒麻"失败 

    三名前干事长,即"不成熟小鹰"安倍晋三的"监护人"中川秀直、小泉纯一郎的"宠儿"武部勤和原本被视为最有才学、最有希望当首相但却因曾图谋"造反"而在党内备受孤立的加藤紘一,这三人为何会凑到一起闹事呢? 

    理由很简单,当时自民党内"倒麻"、"怨麻"之声四起,人人自危。不少议员公开表示,只要自民党的代表脸孔是麻生,肯定无法应战;他们不愿意和麻生"共赴九泉"。因为在他们看来,经常失言、失策和出尔反尔的麻生不仅常念错汉字和不懂解读政治空气,而且也是一个不肯按照自民党人"轮流坐庄"传统游戏规则行事的人。既然麻生采取以不变应万变、坚决不肯下台的态度而置自民党之安危于不顾,自民党人只有舍命将麻生强拉下马。这便是三名原本意趣不相投的前干事长突然联手逼宫的背景。 

    但从结果上来看,这项大选前夕临阵倒麻的行动是失败了。 

    选举制度有利当权派 

    原因之一固然是由于造反者原本就是同床异梦,容易被收买和分化;另一更加重要的原因,正如造反派领袖之一的加藤在电视节目中自我总结所说,是受制于"小选举区制度"。 

    原来在1994年以前,日本实施的是中选举区制度(每一个选区可选出多个国会议员),但在1994年,也就是细川护熙出面当领导而小泽一郎在幕后操纵的"非自民党联合政府",却与当时在野的自民党总裁河野洋平达成协议,将选举制度改为"小选举区(300议席)及比例代表(2 0 0议席,现为1 8 0议席)并立制"。 

    所谓"小选举区制",指的是一个选区只能选出一名国会议员。换句话说,不管排名第二的候选人获得多少选民的支持,只要其票数比得票最高者少了一张,他就只好饮恨而被排斥于国会门外。这样的选举制度是一个对财力雄厚的大政党及其主流派有利的游戏规则。之后的大选结果说明,要不是还有180议席的"比例代表制"(即按照各党得票总数比例分配一定的议席),不少中小政党在国会将丧失其代表,因为在小选举区的竞选中,不少政党几乎是全军覆没。 

    了解了小选举区制对与财界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大政党(特别是其当权派)有利的特点之后,我们再回头分析面临逼宫的麻生首相为何能转危为安时,就不难发现其手中拥有两张王牌。其一是掌握竞选资金分配权与人事权的党中央将不支持造反派成员参选或不优先推举其落选者成为"比例代表制"议员;其二是造反者将不会获得友党公明党的组织票之支援。 

    正是在麻生当权派上述软硬兼施手腕的行使下,不少政治地盘薄弱或者竞选资金有赖党中央支援的议员们纷纷退出造反派签名运动之行列。眼看着大势已去,原本登高一呼,大骂麻生"无德"和"没有知耻心"的前干事长武部忙于解释并无"倒麻"之意。至于主张"人心一新",被视为"倒麻派"急先锋的中川也只好勉强露出笑容,串演那幕握手言欢的戏码,以示"举党体制"的闹剧。 

    这一切可以说是丝毫不差,按着小泽操纵的民主党撰写的剧情发展:麻生将是本届大选自民党的招牌脸孔。不少评论家都在挖苦麻生,称之为自民党长期政权的埋葬者。 

    自民党长期执政法宝 

    平心而论,在自民党历代首相当中,下台前夕被抨击得一无是处的领导人,麻生并不是第一位,但从结果上来看,自民党都能化险为夷。那么,自民党究竟是依靠什么法宝来维持其长期政权的呢? 

    简而言之,作为一个冷战时期统合、诞生的保守政党,自民党从1955年支配政坛以来,对外是坚持日美安保的日美同盟政策,对内则以大企业的利益优先,推行官商紧密合作乃至相互勾结的政策。可以这么说,"金权政治"是自民党、特别是其大派阀与生俱来的一大基因。也正因为如此,有关金钱丑闻事件或是由此而派生的诸多令民众怨声载道的行政措施和法令几乎贯穿于每一个时期。 

    那么,对于民众从不间断的怨气或者"人心思变"之时代潮流,自民党又如何化解和抵挡的呢? 

    细察自民党的当权史,可知该党疏散民怨、诱导民意之手法有二。其一是忠实推行党内各派阀领袖"轮流坐庄"的游戏规则;其二是出问题的大派阀从其他派阀,包括中小派阀当中物色其"意中人"(未必是其派阀的第一把手)为代理人。两者的共同目的无非是要向选民显示自民党有其"自净"的能力,制造"人心一新"的形象与幻想,迎合日本选民(正如日本消费者一般)喜欢新产品、新包装的心理。 

    不过,在上述两项法宝使尽仍然还无法维系人心时,"剧场政治"主角小泉纯一郎声嘶力竭叫卖的是"摧毁自民党"的膏药。尽管过后各方发现是假药,而且还有不少不良的后遗症(今日麻生面对的许多事关民生的难题,就是小泉时代的产物),但在当时却也替支持率低迷的自民党扭转了其垂危的局面。 

    媒体屡次推波助澜 

    小泉之后自民党以更换领袖脸孔作为争取选票的手法就使用得更加频繁了。首先是推出安倍、接着是福田、再来就是麻生。有趣的是,在每一张"新脸孔"的促销期,爱起哄的日本传媒无不紧跟当权派翩翩起舞,大奏新领袖"高人气"乃至"爆炸性人气"进行曲。无奈三者的"赏味期"(即"消费使用期限")都不超过一年。特别是被喻为"百年一现的无能首相"麻生,既已被党内外认定无法应战,但又坚持要继续领军出征,更被视为自民党长期政权下三流世袭议员体制无法"自净"的象征和写照。"政权不妨来个更换"、"有更换总比没有更换好",此刻的日本正在酿造对民主党的"新风"、"新气息"期待的政治空气,曾被前首相中曾根讥为"软雪糕"(指稚气未除),后又对其成长改称为"冰棒"的民主党党魁鸠山由纪夫,看来似乎有望接棒成为新一轮的日本掌舵人。 

    果真如此,这究竟是真正意义上的两党制政治的诞生,还是腐朽自民党派阀政治"轮流坐庄"与"人心一新"另一形式的体现或延伸,看来还有待进一步的验证。1993年、1994年曾经将更换选举游戏规则与政治改革方案划等号的日本媒体此刻再次推销与渲染10余年前的陈货---"政治地壳变动说",这一说法究竟有多少真实,又有多少水分,确有仔细考察的必要。 
 


 
(责任编辑:陈建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话日本
  专题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