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3日    人民网日文版
现在位置: 日本频道>>政治
更新時間:2011年09月01日10:26

日本新首相野田佳彦上台遭世界舆论挖苦

  日本民主党新党首野田佳彦30日顺利在议会“走完过场”,当选日本第95任首相。日本政治如同年度例行的樱花下品茗一样,完成又一个更替。然而这位新首相收到的“贺礼”不是掌声,而是世界舆论的一片质疑,许多媒体强调,摆在野田面前的挑战多得“难以置信”。英国《卫报》称,野田将自己比作能在烂泥中觅食的泥鳅,但他面前的“烂泥”实在太多,已经“吃掉了”他的5位前任。“5年中的第6个”是被加在这位新首相职务前面最多的定语。“野田会成为日本政治旋转木马上掉下来的又一个‘一次性领导人’吗?”多数提出这一问题的分析都认为“恐难避免”。对于这位以右翼观点为特色的“普通的”首相,中国和韩国以不同方式发出“警告”,野田没有直接回应,但他给出一个侧面回答:“希望与亚洲建立双赢关系”。

  “又一个日本一次性领导人?”

  30日菅直人内阁总辞职,随后日本众参两院举行首相指名选举,由于民主党在众议院拥有2/3以上席位,前一天赢得民主党党首选举的野田佳彦顺利击败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成为日本首相。美国《环球邮报》评论称,选举新首相已经成为日本一年一度的仪式,犹如在樱花下品茗,只不过后者赏心悦目,前者越来越令人厌恶。

  “不要期望蜜月,”美国彭博社给野田提出这样的忠告,原因是他面前的困难多得“难以置信”。美联社报道说,这一长串令人头脑发慌的挑战包括灾后重建、核危机和政府赤字等等。在担任财务大臣时,野田佳彦一直在与经济萎靡不振和不利于日本出口的日元创纪录升值搏斗。当他从菅直人手中接过相印,则面临更广泛的问题,诸如人口迅速老龄化和民众对政府不满。在蹂躏日本东北部沿海地区的海啸发生近6个月后,许多城镇依然在清理废墟。福岛核电站事故令10万人无家可归,栖身临时居所,不知道何日才能重返家园。

  英国《卫报》30日称,日本的国债规模已达GDP的210%,为工业化国家之最,但这可能是野田面临的众多问题中最小的一个。议会分裂,政党陷入危机,国家对领导人失去信赖,这些都是他不得不面对的挑战。野田在党首竞选时将自己比作泥鳅,一种在烂泥中觅食的生物。自嘲是一种外交辞令,但他面临的“烂泥”的确很多,他接过的烂摊子在过去几年内“吃掉了”5任首相,而且上任留给下任的问题越积越多。

  “他会是G8峰会照片中又一个今天在明天去的日本面孔吗?”在野田当选的“大喜”日子,世界媒体并没给他留情面。路透社说,民主党打着改变日本政治的口号上台两年后,依旧因人事斗争和政策纷争而分裂,野田不是最受民众欢迎的候选人,在党内也没有最强大的支持基础。许多专家已经预测,他最终将成为又一位日本“旋转门”领导人。韩国《朝鲜日报》说,民主党给野田剩下的任期只有1年,如果不尽快发挥领导力,他很可能上任即成“跛脚鸭”,面临像菅直人一样的辞职压力。英国《金融时报》称,这名54岁的首相面临重要的中长期问题,包括灾后重建以及如何应对更加自信的中国,这些政策从制定到执行都需要时间,而时间似乎正是日本首相所缺少的东西。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将野田比作一块“淡而无味的冷披萨”。报道援引一名分析师的话称,野田是“妥协”的产物,他并不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也不是一个特别有胆量、富于远见的领导人,不会提升人们的期望值。香港《亚洲时报》30日以“又一个日本一次性领导人?”为题称,5年换了6个领导人,日本政治中最流行的名字是“无足轻重的人”。这些“无足轻重先生们”平均担任首相的时限不超过4个季度。很多日本人认为,鉴于野田的低调和缺乏公众支持,他的任期也不会长久,尤其是他面临的问题和导致菅直人下台的那些问题并无二致。

  一些调查也印证了媒体的分析。日文雅虎网站30日的在线民调显示,58%的受访者对新首相“不抱希望”,只有35%的受访者“抱希望”。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一篇评论说,在当选党首后的首次讲话中,野田形容民主党现在犹如山底的巨大雪球,掌控政权犹如推雪球上山,每个议员必须用力才行,但这可能是一个永远难以完成的任务。

  邻国要求野田“检点过去”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努兰德29日就野田佳彦出任新首相表示欢迎,称“美国期待在广泛领域与日本新首相紧密合作”。但在周边国家,野田上任引起更多的却是不安。

  韩国外交部30日呼吁日本新政府“正视”历史。一名发言人说:“只要正视历史,我们期待与野田佳彦领导的日本新政府继续构建成熟和面向未来的关系。”这被法新社解读为“韩国要求野田佳彦检点过去”。韩国媒体的批评直白许多。《朝鲜日报》称,支持参拜靖国神社、不承认甲级战犯的野田甚至有“比小泉纯一郎更强硬的极右倾向历史观”。《东亚日报》30日社论的标题是“日本野田佳彦新内阁,不要逆历史潮流而动。”

  西方媒体也纷纷强调,野田的“鹰派”立场可能给日本与亚洲邻国的关系增加变数。《华尔街日报》报道说,在8月10日出版的日本《文艺春秋》杂志上,野田将矛头指向中国。他写道:“中国军力发展迅速,军事活动范围扩大,战略意图不明,这在日本和整个地区引发很大担忧。”《华尔街日报》另一篇报道说,野田8月1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日本甲级战犯不是战犯,激怒韩国。中国一名日本问题教授就此表示,中国、韩国和世界各国完全不能接受这种言论,“这如同说希特勒不是战犯”。

  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则被一些分析看做是对野田的“警告”。“美国之音”题为“中国警告日本新领导人尊重核心利益”的报道称,在野田当选民主党党首几小时后,中国官方媒体发表评论,称野田政府应当执行正确政策,弥补二战时犯下的罪行,特别是避免参拜供奉着14名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中国媒体还敦促野田对中国核心利益表现出更大尊重,包括在东海争议岛屿问题上。

  野田没有就中韩的关切做出正面回应,但他30日在记者会上说:“我不打算刻意宣扬历史认识问题,我希望与亚洲建立双赢关系。”共同社分析说,野田希望全力构筑与中韩两国稳定的外交关系,由于日本与中韩之间岛屿争端悬而未决,野田的外交手腕将备受考验。


  “看日本政治犹如读莎士比亚,你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据共同社报道,除了启用前原诚司出任政调会长,野田还邀请小泽一郎和鸠山由纪夫派系的议员出任重要职位,以构筑全党团结的态势。但这又能多大程度缓解民众对政治的失望呢?《华尔街日报》称,日本首相职位“旋转门”引发民众对小泉执政5年的怀念,尽管不一定是在怀念他本人。55岁的育子说:“小泉好与坏暂且不论,至少他能做出决定,并付诸实施。”

  “我们几乎不知道你——日本首相为何不长久?”美国NBC新闻网这篇报道的标题代表了世界许多人的疑惑。报道分析说,许多人将此归咎于日本复杂的选举循环,一旦政府支持率下降,该党在下次选举中的支持率也将不妙,因此急于换人。美国公共广播电台称,反对派的战略是阻碍立法,制造政治僵局让政府失信,首相则是一切难堪的“避雷针”。

  政治混乱伤害的不仅是日本的内政和经济,还有日本在世界的形象。香港《亚洲时报》30日说,野田佳彦与其前任一样是日本“老人政治”文化的产物。在日本漫长的历史中,这一政治体系的变化不大,即便是战后美国的占领也没能在日本播下真正民主的种子。报道称,虽然日本在理论上是议会民主,这个国家实际上由一串前领导人、幕后操纵者、财团和根深蒂固的官僚统治。相比民选政客,他们对政策有着更大的影响力。这也是为什么菅直人在新党首选举时笑得如此灿烂的原因,作为前首相,他在幕后将有更多实权,而不用承担责任和压力。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30日援引一名分析人士的话说:“看日本政治犹如读莎士比亚,你不知道是哭还是笑。”报道称,金融危机迫使自民党2009年下台,民主党上台。但首相如走马灯式频繁替换的戏剧仍在继续,政治问题已经拖累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东京亚洲战略政策咨询公司分析师基斯·亨利说:“除非他们看到冰山,否则他们不会对船进行180度的扭转……希望他们在太迟之前不要撞上冰山。”加拿大《环球邮报》表示,选民是对日本式政治丧失信心,因为他们意识到首相或者政党更替不能带来任何变化。日本一名国际关系教授说:“日本迫切需要的不是一个新首相,而是宪法政治的新途径。”

  环球时报  2011年8月31日

 
(责任编辑:陈建军)
相关新闻
  推荐
  专题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