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7日    人民网日文版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3日17:54

学习昆曲的日本舞蹈家伊藤治奈 (3)

《东风吹》
《东风吹》

  ——你是怎么克服困难和解决问题的?

  主动选择能发挥自己长处的角色表演和适合自己的舞蹈,就解决了这个问题。然后就是昆曲的魅力给了我能量。

  表演时,能体验到和自己人生轨迹不同的精彩故事。特别是站在舞台上时,能施展自己脑子里所描绘的舞姿,还有就是得到观众的肯定时,我感觉很幸福。

  另外,在北京生活期间,有一次我发高烧卧病在床,一位经常来打扫卫生的阿姨每天给我熬粥喝,像这样得到周围中国人热情帮助的时候,我会感到很受鼓舞。

  ——舞蹈和昆曲所需的基本功里,最关键的是什么?

  我的母亲兼老师经常说“腰部决定一切”。舞蹈或者昆曲都需要腰部来支撑动作的完成。我的腰部不是太稳定的时候,舞姿就会有些不合节拍,但腰部稳住的话,动作也就到位了。所以直到现在这对我来说都是一大课题。对于人生,腰部也很重要。可能我的腰部不是太稳定,所以有些轻飘飘的感觉。我想,如果腰部稳定了我的人生也就平稳了吧。

  本想只呆2年 因为对昆曲“不死心”所以一呆就是15年

  ——你在北京已经生活了15年,那最初你本来打算呆多久的?

  我最初的计划是学2年昆曲就回日本。但来到中国后,我发现了还有民族舞和古典舞等各种舞蹈。所以我想,既然是来学舞的,就干脆学到底。于是我成为了中国舞蹈学院东方舞专业的一名本科生,决心花4年时间学习包括印度、韩国、日本、中国古典、中国少数民族、敦煌和汉唐等所有亚洲古典舞。可这一学就是15年。

  ——从20岁年轻气盛的你来到中国,到现在已经过去15年了。是什么让你这么长时间一直留在这里?

  是啊,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以前我就这么问过自己。最初我觉得是人的因素让我留在这里。因为我在这15年间结交了很多中国朋友。但最近我又觉得,可能这并不是最关键的因素。

  要说最关键的理由是什么,我现在觉得应该是昆曲和民族舞这些舞蹈,因为我想跳舞。我母亲经常说,回到日本就不能跳舞了吗?但我认为,这里有的舞蹈日本没有。在日本,有日本舞,当然还有西洋舞、古典芭蕾舞、爵士舞,但像昆曲和民族舞这些我所热衷的舞蹈是没有的。离开这些舞蹈我会感到很寂寞,所以我有点舍不得离开北京。

  ——昆曲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对我来说,昆曲是舞蹈,更是生活的一部分。说得夸张一点,正是因为舞蹈,我才能活着。

  独在异乡,我有过悲伤和懊悔,还有过各种各样的经历。现在回过头去看,我觉得正是舞蹈让我留在了这里。

  苦闷、悲伤、高兴,不管什么时候舞蹈都能拯救我于水火之中。我觉得,舞蹈比人更能拯救我。所以舞蹈是我的人生,也是我的精神支柱。

  ——从你的舞蹈可以看出,你真的是非常喜爱舞蹈啊。

  这可能没法用语言来解释。每次跳舞被中国朋友夸奖说“跳得真好”时,我都会问一句“哪里好?”他们会说“你跳舞时很陶醉”。

  我跳舞的时候心无杂念,陶醉其间,在那个瞬间我会有一种快感。所以,无论我遇到什么事情,只要跳起舞来,就能“净化”掉一切烦恼。

  与昆曲和民族舞的相遇产生了梦想

  ——以后打算回到日本吗?

  实际上我几乎每天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我认为我必须回日本去。因为我母亲在日本经营一家舞蹈研究所,她已年近七旬,现在也该由我这个第二代掌门人来继承家业了。至今我一直没能离开北京回日本,这曾经让我母亲很伤心。

  不过,我回日本并非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母亲。一想到这个,我其实内心还是很矛盾的。因为一方面为了母亲我不得不回去,但另一方面我又不想离开这里。

  但是,我能在北京呆上15年这么长的时间,还要感谢我的母亲。她是一个很严厉的人,很难从她那里得到表扬。但不管我怎么样辜负她的期待,怎么样远离家乡,她一直在家里等着我。这让我觉得非常难得,也正是有一位如此愿意为我付出的母亲,我才下决心一定要报答她。

  ——你今后有什么梦想?

  不让在北京的15年时间虚度,将中国的民族舞和昆曲动作融入新的自创舞蹈,并把它公之于世。

  这也是天赐的恩惠吧,因为我母亲在日本已经开了一家舞蹈研究所了,所以我直接继承就好了。当然我也会自创一些舞蹈和召开讲座。其实去年我在日本就公布了自创的加入昆曲元素的吟诗舞,并获得了好评。

[1] [2] [3] [4]

 
(责任编辑:赵文杰、许永新)
相关新闻
  原创推荐
  专题
  在华日企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