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5日    人民网日文版
更新時間:2010年05月05日10:46

新书连载:第五章 (5)在商言德

       许多人认为,日本人是见利忘义、唯利是图的经济动物,坑蒙拐骗,置商业规则和道德于不顾,和日本军人一样,本质上都有相同的侵略性。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认为,“日本是一个说不清楚的民族”,“聪明到了你必须时刻提防着的程度”。

       据说,日本对华出口,只提供硬件,不提供软件;只提供设备,不提供专利;只提供次要技术,不提供关键技术;卖一套设备要从原材料、零部件、技术上长期控制,保持10年以上差距。这些说法不完全正确,有的甚至言过其实,当然有据可查的例证也有不少。

       朝鲜战争期间,西方国家成立“巴黎统筹委员会”,严禁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战略物资和重要商品。日本对中国的封锁比欧美国家对中国的封锁还严苛,最初同中国达成的易货协议仅完成5%。对有些欧美国家打算对华出口的技术,日本竭力高价购进,并要求凡是日本购去的技术专利不得再向中国转让,或必须通过日本转让。

       中国人商业经验缺乏,长期迷恋纵容日本货,没想到中日友好也不尽是鲜花和美酒,结果屡中日本的商业圈套,甚至把日本垃圾当成宝贝,权益被侵害时,还息事宁人忍气吞声。

       日本协助中国建设宝钢,但没有告诉地基存在问题,而是让中国高价购买日本钢材坚固地基;宝钢进口铁矿石,还要通过日本港口用日本5万吨船舶转运到上海。中国按照日本指引的路被牵着鼻子走,进口一些价格偏高或没必要的设备,仅宝钢购买新日铁公司技术的费用,就相当于日本二战后最大的技术引进项目东丽公司尼龙技术花费的100倍。

       1980年,中国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决定缓建宝钢,引进日本设备的合同被搁置,给日本带来损失。日本外相大来佐五郎认为:“中国缺乏经验,没有恶意。中国的责任与日本相比,是过失伤人和故意伤人的区别。”东京大学教授宇泽弘文说:“宝钢问题是中国僵化的中央集权计划和日本以利润为中心的资本主义行为之间的矛盾的产物。”后来中国按国际惯例给予日本赔偿,仅预定一套热轧机合同终止,就赔偿给日本4000万美元。有人认为,宝钢是日本经济侵略中国最大的一场战役,仅一期工程就被骗走200亿美元。当然这不足为信。而今宝钢成为中国最先进的钢铁公司,中国政府和领导人认为日本起到了巨大的帮助作用。

       20世纪80年代,东芝公司出口给苏联用于制造潜艇螺旋桨的机床,使苏联攻击核潜艇的噪声降到后来的10%甚至1%。美国如果改进反潜系统、重新确立优势,需要花费400亿美元,美国于是对东芝公司进行制裁。日本借机强化对华出口限制,1990年的中日技术贸易额比1986年下降88%,日本对华技术贸易金额从世界第一降到第六,日本机床在中国市场占有率降低60%,美国机床则乘虚而入。 

       对华经济封锁和商业欺诈行为是精明实用的日本人自欺欺人之处, 既不利于中日关系发展,也会妨碍日本自身发展。我们也应该看到,在市场经济下,世界呈现一体化状态,任何国家在技术转让上都会捂着锦囊。况且对经济利益的追逐,许多中国企业和商人也背弃游戏规则。

       日本抢注中国龙井茶商标后,通知中国厂家不得再用;中国不法商人也使龙井茶商标到处泛滥,千年珍品面临灭顶之灾。

       1984年起,天津狗不理包子铺每年都去日本传艺。1992年,日本大荣公司注册了狗不理商标,要求中国如在日本使用此商标,应缴纳使用费或买断商标。中国人之间争夺狗不理商标更是刺刀见红,假招牌到处可见。

       有人说,日本把一流产品卖给欧美,二流产品自己用,三流产品卖给中国,况且这三流产品是一流价格、二流服务。这一说法颇为流行。

       1956年,日本商品在北京展览,日本工商界有识之士排除干扰,把一些敏感产品都摆了出来,如50匹马力以上的拖拉机、精密度在1%以下的电表以及半导体等前沿科技产品都属于所谓“禁运”品。当然,这次日本商品展览中也有次品,日本人感到耻辱,毛泽东却认为没必要,“这样的事,哪一个国家也不少”。

       1995年,阪神大地震导致神户钢厂停产,欠下用户两个月的订货。神户钢厂决定按合同办,斤两不欠,一天不拖,为此请中国厂家按标准代为生产,以维护信誉。

       中国人在商业交往中诈骗行为很多,有“十商九奸”的说法。中国广告虚假,日本广告真实;中国商品售价可以商量,日本商品售价不可以商量。日本人固然有过把旧货高价卖给中国的情况,但是港台商人同类行为也屡见不鲜,大陆人之间弄虚作假、以次充好、以劣充优的现象更是屡禁不止,为害甚广,假酒、假药等劣质产品不断害死人命,有人甚至见到外国人就故意欺诈。

       中国编写了《课外语文》一书,日本学校想征得同意复印100本小学一年级课本,为此十几个日本人甚至专程来中国协商。一次会面,日本人行了几十个礼。中国编辑张放哑然失笑:“在我们一些伟大的盗版商人的眼里,在一些视法律为粪土,视‘摆平’为第一原则的人的眼中,日本人不是一群傻子吗?这是日本人吗?是当今的日本人吗?这哪还像个日本人,我是说,哪还像我们印象中那些烧杀抢掠的日本人?”

       中国欺诈案件年增长率超过30%。据调查,1998年,68.4%的中国消费者受到欺诈。还有人假冒日本人行骗。黑龙江一个老太太自称丰田老板的女儿,吹嘘有244亿元低息贷款,为此发财200多万元。1999年,一武汉市民因假冒日本商人诈骗1.85亿元被捕。不了解真相者以为这都是日本人干的。

       中国也不乏三流产品销往国外和日本的情况。1989年,日本检验发现,有147种中国商品混有人发、兽毛、石块、昆虫等异物,还存在文蛤变质、板栗质次、桐油掺假、柿饼夹针、大豆延期3个月交货等问题。1996年出口到日本的煤炭质量不合格,日本索赔6251万日元。

       中国向俄罗斯,东欧出口假冒伪劣商品,羽绒服开线,旅游鞋断面,极大败坏了中国商品的信誉。中国人被当作“手脚不太干净的暴发户”,商店以“本店不卖中国货”为口号招揽顾客,出租车也拒载中国人。

       可见,与其指责别人,不如下力气提高产品档次和商业服务道德。----王锦思 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
 
       人民网日本版  2010年5月5日

 
(责任编辑:陈建军)
相关新闻
  网友话日本
  专题
  在华日企 更多>>
  日本展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