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民網 | 日文版 | 回顧           政治 經濟 評論 科教 I T 社會 生活 日企

頻道精選

>>清水安三的中國情緣:譯介魯迅在日本最早

>>在“溫泉之鄉”感受人與自然和諧共存

>>日高官為何總放反華狂言(圖)(圖)

>>在日華人學者、國士館大學教授邢志強訪談錄

>>日本老兵道出隱藏60余載二戰中的秘密

>>日本原奧姆真理教組織正分裂

>>報考人數劇增 “日語托福”考試次數每年增一次

>>日本在聯合國再次提出將安理會擴至二十五國方案

>>組圖:北海道的誘惑(圖)

>>美國解密日本戰爭罪行的背后(圖)

更新時間:2007年03月10日12:37

清水安三的中國情緣:譯介魯迅在日本最早




    提到日本的櫻美林學園,國人或許知者不多﹔而北京朝陽門外的陳經綸中學卻已在京城小有名氣。追根溯源,兩校有著共同的前身——創立於上世紀20年代的崇貞女子學園。該校創立者清水安三先生是位致力於中日友好的教育家。 

    1891年清水安三出生於日本滋賀縣的一戶普通農家。中學時代接受洗禮,成為基督教徒。大學時代,清水讀到德富蘇峰的《中國漫游記》,又在奈良唐招提寺了解到鑒真大師的事跡,於是對中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1917年,清水安三以傳教士身份來到沈陽,為了更好地學習中文又移居北京。1919年,中國北方大旱,農作物全面絕收,整個華北地區餓殍遍地。清水號召人們出資賑災,在朝陽門外建起災童收容所。他每天趕著馬車到災區逐村收養災童,總人數近800名。上世紀20年代的朝陽門外窮困破敗,民不聊生,賣春者隨處可見。為拯救不幸的女童,清水於1928年出資在災民聚居區創辦崇貞女子學園。作為學園的開創者,清水安三與妻子清水美穗為學園的發展日夜操勞。 

    除勞神於學園事務外,身為日文雜志《北京周報》記者的清水始終關注著中日關系的動向。對日本在華的擴張政策,他心情極為矛盾:“我有一顆十分愛日本民族的心。但同時又有一種把中國的憂患當成自己憂患的心情。” 

    當時,在華日本人大都有“一等國民”的優越心理,驕橫傲慢。對此,清水批評道:“人不能看見自己的臉,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人的眼睛是一面很好的鏡子”,“我們觀中國人的神情,可以領悟到自己的丑陋。”而對日本人在中國的種種丑行,清水先生更深以為恥:“日本人要再修飾一下自己。不從心裡開始修飾,不觸動靈魂,就不能有熱愛之情,與中國攜起手來是不可能的。”清水先生的正義言行終於激怒了日本軍部,《北京周報》被迫停刊。 

    如果說報紙的停刊使清水失去了發表正義言論的園地,那麼為南京大屠殺的仗義執言則給他帶來了一場“筆禍”。由於政府和媒體的刻意掩飾,日本普通民眾對大屠殺的情形並不了解。因學園籌款事宜來到夏威夷的清水特別撰文向當地日僑講述真相。該文在當地掀起軒然大波,一些右翼大罵清水為“國賊”、“混蛋”,日本駐夏威夷領事館也指控他侮辱日本軍隊。清水回擊道:“我喜歡北京,更愛中國人,縱然罵我是混蛋,我也還是要完成我的使命。好人多的是,混蛋有一兩個也無妨。” 

    相對於對本國的強烈批判,清水先生對中國一直抱有深刻的同情和期待。當時,中國不少知識精英都曾撰文進行國民性批判。清水先生對此則十分寬容:“在中國的國民性中,常出現使人討厭的東西,但還不曾使人絕望。”清水先生還反對對中國的前途過於悲觀:“如果把中國比作一株老樹,那麼它同青竹般迅速成長的日本是不能比的。老樹不知什麼時候會突然倒地,青竹或許一陣大風就會折斷。枯木的朽掉分外費時,而青竹一旦栽倒,則是驚人的脆弱。” 

    清水安三在京期間,結識了不少中國的知識精英,胡適是他的摯友,周作人與他過從甚密。而與魯迅先生的結識則緣於一次不期而遇。清水先生有一次去拜訪周作人,而主人不在。清水剛要離去,一位中年男子從廂房探出頭來說:“如果您肯見我,請進來吧,我們談談。”進屋后清水才得知這就是他早就翹盼拜見的魯迅先生。 

    晚年的清水還多次撰文回憶魯迅先生。魯迅人格中最讓清水印象深刻的就是“為人非常善良,但直言不諱”。清水曾將自己的漢詩交給魯迅修改。魯迅幾乎一字不落地做了修改,並對清水說:“你不要做漢詩了,日本人不適合。”然后對日本古今的漢詩作了毫不留情的批評,認為日本人做漢詩隻講道理,不講詩趣。此事讓清水久久難忘。一般史料認為,日本譯介魯迅始於山上正義的《論魯迅》,其實清水的研究要比這早上7年,在時間上堪稱向日本譯介魯迅的第一人。 

    另一位清水的老友就是我國最早的馬克思主義者李大釗。清水在美期間,李大釗曾托他買一些宣傳共產主義的小冊子。這類書籍在美國屬於非賣品,清水通過一個日本留學生出人意料地搜集到大量宣傳品,送給李大釗。從美國歸來后,清水本想立即去見李大釗,但因為趕赴南方採訪北伐戰爭而耽擱下來。李大釗遇難后,清水無限悲痛,對李大釗作了高度評價。他說:“為了改變一種時代,是必須要有流血犧牲的,通觀歷史,在文化之隅,總會見到鮮血淋漓的殉道者的墓碑。” 

    今天,在校史上一脈相承的櫻美林學園和陳經綸中學已結為姊妹校,並與北大和復旦等高校建立了交換留學制度,這些無疑都已成為中日教育領域友好交流的典范。憶古思今,我們不應忘記那位為中日友好鞠躬盡瘁的先驅者——清水安三先生。(王升遠) 

    《環球時報》 ( 2007-03-08 第13版 )



人民日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E_mail: chenjj@peopledaily.com.cn
電話:010-65363610 傳真:010-65368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