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网 | 日文版 | 回顾           政治 经济 评论 科教 I T 社会 生活 日企

频道精选

>>日本通过新教科书 关键要与军国主义划清界线

>>日本右翼教科书是反面教材

>>一位日本历史学家孤独的“反篡改”斗争

>>日本民间团体抗议政府批准篡改历史的教科书

>>新历史教科书想告诉日本后代什么?

>>外交部:教科书问题实质是日能否正确对待侵略历史(图)

>>日本政府为篡改历史的教科书开放绿灯

>>外电评论称日本无视历史何谈安理会常任席位

>>四问日本篡改历史教科书 日会否走上“不归路”

更新时间:2005年04月07日08:24

日本通过新教科书 关键要与军国主义划清界线

 

    在亚洲邻国的一片反对声中,日本文部科学省竟然审定并通过了严重歪曲史实的《新历史教科书》。人们由此也会想到日本首相小泉和其他日本政要连年来同样罔顾受害国人民的感情,坚持参拜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的事。更引人注目的是,近来日本在强化美日军事同盟并扩大共同战略目标的同时,在有争议的海域和海岛上也采取了种种刺激邻国的鲁莽行动。日本上述种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正在为自己塑造一个地区“麻烦制造者”的形象。 

    人们不禁要问:日本右翼势力为何如此冥顽不灵,气焰如此嚣张?日本执政者为何如此漠视周边舆论,我行我素? 

    原因之一是,有美国做靠山。日本看出,因伊拉克战争而与其他盟友失和并陷于孤立之境的美国,急需日本伸出援手的心理,正可为己所用。另一方面,布什总统自上台后,也欲将日本变成自己的全球战略的一枚棋子。布什已经明确表示,美国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将帮助日本成为世界大国。于是日本便顺竿而爬,想借美国之力一举成为世界政治大国与军事大国。同时,日本某些势力对中国的快速发展也心怀妒意。于是,甘愿充当山姆大叔的桑丘(跟随堂吉诃德冒险的助手),并借势狐假虎威,便顺理成章了。 

    原因之二是,日本的“皇国史观”和“大和民族优越感”也在这种气候下死灰复燃,卷土重来。在这本《新历史教科书》中,人们看到,传说中的“神武天皇”也成了教育下一代的“史实”,以宣扬日本“皇室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基因”,“万世一系,成为日本在世界上最优秀的原因”。而同时,《新历史教科书》又将对亚洲各国的侵略与殖民行径,描述为“造福亚洲”。教科书写道:“日本长期以来驱逐将亚洲各国作为殖民地进行统治的西欧国家的势力,为一直认为无法战胜白人而心灰意冷的亚洲民族带来惊人的震动与自信”,“日本进入南方国家本来是为日本‘自存自卫’,却带来了使亚洲各国独立这样快的效果”。在他们的笔下,由“先知先觉”优秀民族构成的日本,成了亚洲各民族的“救世主”和“大恩人”,亚洲各国的独立完全要归功于大和民族的“恩赐”。 

    从上述民族史观可以看到,日本一些右翼政要和右翼学者在思想上同军国主义有着一脉相承的渊源关系,他们根本就没有也不愿意同军国主义划清界线,更不想否定那些“为国捐躯的前辈”。这也就是原因之三:日本的某些人原本就是以军国主义传承者自居的。二战结束时,为遏制所谓的共产主义扩张,美国占领当局对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没有进行彻底清算,以至于使其遗毒后代,不时兴风作浪。亚洲各国一直理智地将日本人民同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区分开来,但这些右翼势力并不领情,他们宁愿以那些被处以绞刑的战犯们为骄傲。这就是他们不顾各国抗议,一而再、再而三地参拜靖国神社,并力图否定东京审判合法性的病根。 

    其实,如果日本真的想赢得亚洲各国的尊重,成为一个负责任的正常国家,它就必须勇敢正视并彻底清算那段不光彩的军国主义历史,并真诚地向各受害国人民道歉谢罪。在这个重大问题上,半吞半吐,闪烁其词,不行;肆无忌惮地篡改历史,粉饰侵略,更不行。墨写的课本,抹杀不了血写的历史。继续坚持错误的立场和做法,只能是欲盖弥彰,把日本变成众人唾弃的国际孤儿。(李学江)

  《人民日报》 2005年04月07日 第三版


日政府称未参与教科书修订 韩国媒体称其在撒谎
日本右翼教科书是反面教材
日本通过新教科书:欠与还
日部分媒体和学者指出新历史教科书掩盖侵略史
一位日本历史学家孤独的“反篡改”斗争
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称钓鱼岛为日领土
日新教科书美化侵略歪曲史实 无视历史何谈"争常"
日本商界不应隐忍右翼逆行
日外务省发言人称日关于历史认识问题立场不变
日本民间团体抗议政府批准篡改历史的教科书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_mail: chenjj@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368357 传真:010-65368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