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网 | 日文版 | 回顾           政治 经济 评论 科教 I T 社会 生活 日企

频道精选

>>日本人士认为中日因历史而敌对 改善关系需智慧

>>日本媒体称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理当受到怀疑

>>金熙德表示:日停止对华经援不影响经贸关系

>>出钱第二多是最大理由--日本“常任”梦论调分析之一

>>靖国神社 一道绕不过去的“紧箍咒”

>>日本地方法院认定小泉是以官方身份参拜靖国神社

更新时间:2004年12月02日14:22

方军:我心目中的中日关系(三)

日本兵出征前先去参拜靖国神社

    三,图腾、祭祀、靖国神社、战争动员

    中国的广大地区都受过侵华日军的祸害,中国民众中很多人都参加过抗日战争。中国的战争亲历者直到今天也多的不胜枚举,老百姓聊起天来,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七大姑、八大姨、表叔、表舅乃至街坊、朋友、同村、同乡都有亲眼目睹侵华日军罪行的人在。

    我家就是个实实在在的例证。我的家乡在河北省满城县方顺桥村,听我爸爸、姑姑说,1937年鬼子把我们村子整个给烧毁了。我爸爸的哥哥、弟弟都被侵华日军杀害了!我爸爸的哥哥死的尤为惨烈,因为他是共产党的区长,日军就用枪刺割下他的舌头。听说我叔叔至死都睁大眼睛。抗战胜利后,冀中军区司令吕正操将军下令,在我们家乡树碑立传以纪念不屈服于外国侵略者的人们。

    我上小学时去北京位于东单西总布胡同东口李宗仁将军府不远的公共浴池洗澡,在雾气腾腾之间,我总能发现赤身裸体的人们中有身怀伤疤的人。问及大人,有的回答是:和日本鬼子拼刺刀时受的伤;有人回答:日本鬼子来扫荡看见躲藏的中国老百姓就拿刺刀挑的。有一位和蔼的大叔说:“孩子,知道咱胡同口的李宗仁将军吧?我参加了他指挥的台儿庄战役。看看我的这个伤疤吧,是鬼子的三八大盖子弹穿的!我中了弹之后没下火线。我当时是连长,我接到的命令是:撤退的,就地枪决!我负伤后,又枪击,消灭了两个日本鬼子兵!”看看:

    ——我见到的伤疤者,都和日本鬼子有关!

    前不久,我在云南昆明采访抗日战争时期援助中国抗战的十名美国飞虎队老飞行员访华。一名学者告诉我,有个国家领导人在年轻时曾经被侵华日军的大狼狗咬过,我大吃一惊。毛主席、周恩来、朱德、林彪、邓小平一代中国领导人是和侵华日军打过的,他们那个时代已经翻过去了呀。我联想起1997年江主席访日时在早稻田大学的讲话,当时,很多日本学生跺脚,早稻田大学木质旧楼轰隆作响。可是,江主席大声吼道:“——不利于中日友好的事情,坚决不做!”我当时在北京看的电视,CCTV夜间0:00开始播出了这一新闻报道。我认为在中日关系史中,我们中国的领袖江主席真是无愧的英雄!他表达出了中国人民的心声!历史将会永远记住这一场面!就因为这一历史性的画面,我对江主席的印象始终很好。

    几年前,中国有个漂亮的女演员穿着日军的军旗装在美国大街上晃。记者把电话打到我的家问:“作何感想?”我回答:“她的家肯定有被侵华日军杀害的人!”果不其然,不久,报上报道:女演员的爷爷是新四军,牺牲于和侵华日军的作战之中!

    因为谈到女演员和她牺牲的新四军爷爷,所以,顺便也要谈到我们中国社会的图腾。

    我们中国也是有图腾的。

    我们中国社会和世界各国一样,在人类社会文明的初期就有了通过图腾来祭祀死难者的传统,并且,通过祭祀活动把哀思转化为团结、勇气、再战、寄托哀思和迎接困难的力量。今天,我们中国也有纪念牺牲先烈的图腾象征物,我们的图腾就是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英雄纪念碑。从1989年以来,没有一位中国普通国民可以自由的走近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近处,观看浮雕,献上一束鲜花。

    15年来,你、我作为北京一介草民从来没有踏上人民英雄纪念碑台阶一步。

    42年前,狼牙山五壮士幸存者老八路宋学义、葛振林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给我们少先队员讲历史,他说:“一千多日本鬼子上来了!班长说: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我们死也不当亡国奴!兄弟们!——跳吧!”我当时,就站在老八路葛振林身边。第二天,《中国少年报》刊登出我们的照片:我们的身后是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抗战浮雕,我们每个人系着迎风舞动的红领巾,我们中间和身后是太阳光照射下耀眼的我们中国人民不屈的图腾、象征、英雄形象。在那以后,我一直主张:爱国主义教育,人生起码要有一次。

    60年前抗战胜利。时至今日,我常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自由地去参拜我们自己的图腾?我今生唯一的希望,是能够亲眼目睹中国人可以自由地向抗战中阵亡的英烈们献上心中和手中的鲜花;看见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前,有阳光明媚下的新婚的白纱、有庄严的鲜花、有抗战老兵面对中国年轻一代的回忆和对祖国的祝福。

    抗日战争中有380万中国军人牺牲。

    日本国对于中国所发动的侵华战争中有3500万人伤亡。

    所以,中国民众对于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都非常的反感和愤怒。

    英语中管象征叫symbol。各国都应该有symbol,或者是图腾。

    靖国神社是日本人追悼战争死亡者的图腾和象征。

    在中日关系的悠悠长河中,参拜靖国神社这一行为成了否定战争罪行的舞旗者。

    在中日友好的跨海长桥中,参拜靖国神社这一举动成了宣传战争行为的鼓噪者。

    参拜靖国神社实际上也是一种祭祀活动。是日本国转嫁战败怨恨的精神寄托。在已往的战争中日本国有三百万军人死去,参拜,就是纪念他们的行为。靖国神社实际上也是一种象征,是一种图腾。但是,日本的靖国神社纪念的是什么?祭奠的又是什么?我们人类社会早就利用图腾来纪念死去的人们,安放在靖国神社中在侵华战争中屠杀无数中国人的战争罪犯的牌位,它的意图又是什么?

    12年前,我去了位于东京的靖国神社,后来又去过几次。那地方,随便进。

    我分析参拜靖国神社和日本各地祭奠军人的行为是多方位的。

    我1980年开始在北京的夜大学学习日本语,我1984年开始在读卖新闻北京分社和日本记者一起工作,我1991年在日本留学,我自己感觉我很了解日本人。

    普通的日本国民去参拜靖国神社我甚至认为可以理解。

    原侵华日军老兵84岁的盐谷保芳就亲口和我说过:“我们去参拜,不是还要打到中国去,我们怀念那些在战争中阵亡的士兵的同时,我们在思考以往的战争给两国普通人带来多么大的痛苦、伤害和苦难。1941年我们出征前就去过靖国神社,但是,我们小队的兵士多数人都战死在中国的战场上了。然后,作为战俘,我们在前苏联的连队又有半数的人饿死、累死、病死在西伯利亚。那地方太寒冷了,我们用水泥纸袋子和草绑在身上、脚上。”

    85岁的原侵华日军老兵伊桥彰一亲口对我说:“我从中国的抚顺战犯所回到日本东京才知道,我们家五口人都被美军飞机炸死了”。

    日本国静冈县的小林哥俩都来中国参战了。小林有两张照片挂在卧室里,一张是他们13名家乡兵的合影,中间还摆着一挺重机枪。耀武扬威的样子。小林弟弟的大照片身穿日本军服手持三八步枪,满脸稚气的样子。小林说:“他们多数都在中国战死了。”

    我去小林家玩,每次都睡在悬挂这两张照片房间的榻榻米上。

    靖国神社牵扯到多少日本国民的亲属?我不得而知。

    我和侵华日军老兵聊过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文革和侵华战争原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我却认为有共同或者共通的地方。我在文革中随便砸学校的玻璃,给女老师的椅子上放图钉扎老师。当然,我所干的坏事与日本鬼子的杀人放火是不能同日而语的。但是,“人性罪恶在一定条件下的释放”却有共同的地方。研究历史、展望未来。我们人类社会只有制约当权者的权利才是普通人最应该行使的权利,因为,任何权利失去制约都将形成灾难。我们人类社会以往的战争灾难都是当权者,在失去民众、失去周边国家的监督和制约下,才掀起了罪恶战争魔瓶的瓶盖的。在战争中,成千上万的民众只不过是牺牲品;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死亡千百万人。而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早在战争中就实行了,它是日本军人的图腾,而今天日本政要参拜所产生的后果是:

    否定和歪曲日本国的战争罪行;

    是继续在宣传和鼓励通过侵略战争的手段掠夺周边国家的资源;

    是对已往罪恶和未来罪恶的美化行为。

    日本政要去参拜我就非常的反感,我认为是潜在的战争动员行为。我在人民日报人民网上发表过一篇题为《小泉首相我想送你一盘录像带》的文章,文中阐明我采访了许多战争亲历者、经历者、受害者、目睹者,这些普通的民众不约而同地谴责日本政要的参拜行为。他们愤怒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把战争的苦难和参拜靖国神社的后果联系在一起思考了。

    好像是街坊邻居,——隔壁的人物总在磨刀嚯嚯。

    好似他隔墙在喊:“以前我抢你们家是应该的!我杀你们家人也是应该的!”

    对这样一个好战的人,这样一个充满威胁的人,——你该怎么办?

    中国和日本都有图腾,但中国人没有利用自己的图腾。(中国作家协会作家  方军) 

    人民网日本版      2004年12月02日


方军:我心目中的中日关系(二)
方军:我心目中的中日关系(一)
日本法院认定小泉公职参拜靖国神社[组图] 
小泉可获免罪符  原告不服要上诉 
靖国神社 一道绕不过去的“紧箍咒”
日本地方法院认定小泉是以官方身份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报纸认为小泉应打破日中关系僵局
日企业家联合会主席敦促小泉不再参拜靖国神社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_mail: japan@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368364 传真:010-65368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