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日本森友学园关系网:通过层层关系与安倍夫妇建立联系

2017年03月23日13:04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原标题:揭秘日本森友学园关系网:通过层层关系与安倍夫妇建立联系

  编者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是否向“低价购地门”主角——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捐过100万日元?日本防卫相稻田朋美和笼池又是什么关系?若丑闻属实,安倍会不会信守诺言主动辞职?这一个个“可能动摇日本国政的疑团”将很快被揭开。23日,笼池将被传唤到国会作证。一个月以来,森友学园因散发仇视中韩材料、对儿童灌输右翼思想进入国内舆论视野,如今,它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政治旋涡,将日本政坛最重要的人物吸进去。很多人在问,一家民间教育机构居然能有这么大能量,为什么?

  不成功的幼儿园,不合格的教育者

  说到总部位于大阪淀川区的森友学园,许多媒体会首先提到它“旗下”的冢本幼儿园——该幼儿园让孩子唱二战时期的日军军歌、背诵《教育敕语》(中心思想是宣传效忠天皇,在日本发动对外侵略战争期间被用于军国主义教育,二战战败后被日本参众两院废除)、向家长散发仇视中韩的资料,最近因右翼教育大出风头。不过,或许和很多人想象的不同,并不是森友学园创办了冢本幼儿园,而是它因这家幼儿园而生。1950年,二战时期的日本预备军官森友宽在大阪创立了冢本幼儿园。21年后,依托该幼儿园的“学校法人”森友学园才正式成立。

  虽然森友学园已经成立了46年,但其经营活动并不算成功。1995年森友宽去世时,给接手该学园的笼池夫妇留下了4亿日元债务,两人之后一直负债经营。除了当初的冢本幼儿园,森友学园只在2009年时发展出一所保育园(接收3岁以下儿童)。上世纪80年代成立过一家“开成幼儿园儿童教育学园”,不过在2014年因经营不善关闭了。而作为核心的冢本幼儿园接纳人数应该是315名儿童,但在园儿童长期只能保持在150人左右,充足率不到50%,大大低于同地区的其他幼儿园,口碑也在大阪的幼儿园中位于中下游。

  在日本媒体看来,森友学园现任理事长笼池泰典并不是合格的教育者。1977年,他从关西大学毕业后进入奈良县政府工作,“做了3年公务员后,与森友宽的女儿谆子结婚,之后便开始在幼儿园任职。在教育工作方面,他没有丝毫的相关经验”。

  森友学园事件发生后,许多幼儿园家长和笼池夫妇的邻居提起他们时都说,“笼池行事风格十分强硬,一反对他就会被训斥”,“强行让别人接受他右翼的那一套”。笼池的夫人谆子是幼儿园副园长,她似乎不比丈夫好多少。谆子曾因一个小学生没有向她打招呼便走了过去,将这孩子打得面部青肿,最后被处以刑事拘留。

  笼池的“没有经验”,夫妇二人的“固执强势”,直接体现在对幼儿园孩子的管理方式上。日本每日放送电视台近日爆料,有儿童家长曾向大阪教育局投诉冢本幼儿园。投诉内容令人震惊:幼儿园内设有一间“鬼屋”,犯错的孩子要被关进去;每天只允许孩子上两次厕所,如果有人不小心尿裤子,要在大家面前道歉,否则不给换洗裤子;孩子拉裤子的话,老师会把粪便装进其书包,和吃饭用的碗筷放在一起,让他们带回家。这种行为让很多孩子产生了心理阴影,在家时频繁上厕所。

  冢本幼儿园“仇视中韩”已被广泛报道。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以前有不知情的在日中国人将子女送入该幼儿园。后来,他们在园方资料中不仅看到中国人被称为“支那人”,而且还被比喻成“金鱼的粪便”,随即让子女转园。

  不仅是对幼儿园孩子没有进行正常教育,笼池夫妇二人的家庭教育也很有问题,他们总共有5个子女(3男2女)。日本《女性杂志》近日以“笼池家的壮烈餐桌”为题刊文称,在饮食上,笼池夫妇强迫“每个孩子每天必须喝完1升装的1盒牛奶;连根都不去掉的整棵菠菜煮熟了让孩子吃下;每天必须吃3条中等大小的鱼”,没有完成就要受各种体罚。这样教育的结果是,大儿子和他们没多少来往;二儿子成年后出走,断绝往来;小儿子在21岁那年自杀,遗书上写道:“在父母面前抬不起头来。”

下一页
(责编:袁蒙、陈建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