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宽松教育”失败的警示

2017年04月15日08:20  来源:北京青年报
 

4月10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文章《日本教育减负30年反思》,读后感慨良多。

人口稠密,同属于东亚儒家文化圈,素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社会意识,民众普遍重视学历……中日两国有着极其相似的社会环境。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生活条件大幅改善,民众接受高等教育的诉求大幅提升。家长对激烈的竞争压力导致高强度的学业要求产生质疑,既希望孩子在学业竞争中优胜,又不希望孩子学习太辛苦,于是全社会批判“应试”,呼吁“减负”,对“只认分数”的大学入学考试带来的基础教育应试化和学业负担过重现象大加挞伐。

学生学习负担过重,怨声载道的社会情绪,迫使文部省在1976年12月18日发布教科答复报告《关于改善小学、中学及高中的教育课程基准》,指出“精选教育内容,旨在实现学生过上宽裕而又充实的学校生活的目标”。这个答复报告依从了民众缓解下一代学业压力的诉求,成为著名的“宽松教育”的标志,成为此后主导日本基础教育30年的方针。

这与经济经历飞速发展,同样受困于应试教育并力推素质教育的当下中国何其相似。然而,日本30年的“宽松教育”,不仅没有实现减负目的,反而酿成了“公立瘦弱,私营肥满”,中产家庭教育负担倍增,国民学力显著下跌、教育负担抑制中产阶级生育率等后果。学生“宽松”之后,基础教育也垮了。没有了学业压力,怪物小孩开始成为日本校园中热门的词汇,嬉笑嘈杂、俨然把教室当成了游乐场的情形司空见惯,老师被学生欺负或无视随处可见……“宽松教育”下产生的“宽松世代”,被外界打上了脑袋空空、目中无人、胸无大志、唯唯诺诺等标签,成了教育改革失败的试验品。

下一页
(责编:刘戈、王晓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