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渡“留学”去日本种花椒

2019年03月05日13:22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东渡“留学”去日本种花椒

  严苛的条件:标准之高堪称世界之最

  在那块“壁垒森严”的土地上,如能适应当地的规则与标准,就可在世界更多地方种花椒

  到日本租地种花椒,在王正胜和周易雨看来,不完全是为盈利。

  要在这片土地上种花椒,先得了解日本对农产品有多严苛。早在2006年,日本宣布实施进口产品的“肯定列表制度”。该制度下,日本设定了734种农药、兽药及饲料添加剂的数万多个最大允许残留限量标准(即“暂定标准”);对尚不能确定具体“暂定标准”的农药、兽药及饲料添加剂,设定0.01ppm(浓度的百万分之0.01)的“一律标准”。一旦食品中残留物含量超过前述标准,不仅产品本身无法进入日本市场,连产地都会被列入“黑名单”。

  此后,日本再次加码:“肯定列表制度”将会定期更改农药、兽药及饲料添加剂种类和最大允许残留限量标准。

  “总体趋势是种类增加、标准提高。所以,大家都说农产品能过日本的检测,就不用怕欧盟和美国的标准。”在中国“拜师学艺”、如今在九州岛经营川菜馆的福冈嘉郎说,日本对农产品的标准之高,堪称世界之最。

  农业,在日本被认为是最安稳也是最难以适应的行业之一。日本的农业基础设施非常完善,灌溉、道路等不用发愁。有掌握了大量资源的农业协会存在,日本农民只负责种植和采收,管理、初加工、运输和销售完全不用担心。

  但日本的法律制度和市场要素,让不少投资者望而却步。

  首先是法律障碍。《朝日新闻》中国总局记者富名腰隆介绍,根据日本的相关法律,想要在日本租或购买土地从事农业,需满足每年超过150天从事农业的条件,否则,有可能面临土地提前收回以及相关罚金、一定时间内禁止进入农业领域等处罚。

  其次是高昂的成本。福冈嘉郎说,由于人口老龄化严重,日本社会劳动力价格普遍偏贵,“人工费比中国高两三倍,雇佣劳工必须要支付社保费用。”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何况我们本就是来‘拜师学艺’的。”王正胜说,这500亩地只是川椒抢滩日本的“滩头阵地”,今后扩张的幅度也有限。但依靠这些土地,能够学习适应日本的花椒种植、管理技术。一旦种出可以在日本通行无阻的花椒,便可以把相关技术、经验带回中国,最终让四川本土的花椒产业受益。

  换言之,他们所租下的土地,是一块学习日本农业技术、适应日本市场要求再转而让四川花椒产业受益的另类“试验田”。

(责编:许文金、陈建军)